灵沉

少年与诗 骑士与剑 爱与温柔

【团我】性灵说(7V1)

——🚂🚞🚈🚅🚄🚝

——一次大胆的尝试

——都给我进来做梦


“我算过命的,先生说我,多情却不滥情。”


“我也不是什么良人,每一个我都爱 






上面句号。

【团我】七倍love(番外小剧场)

——考试周的小福利

——等我回来

——激情短打


“我会送你红色玫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你最珍贵》


正文:


“什么啊!今天到我了!姐姐,他们欺负人!”小狼崽肆意叫嚣。


“刘耀文你好意思哦,上次你把姐姐弄得下不了床,搞得我们都禁欲了一个礼拜了!”

贺峻霖怼道。


“不管不管,按日期算,今天就是我。”



“我举报,上次刘耀文让姐姐不带t。”

大壁虎趁机爆料。


“什么?刘耀文,你长本事了是吧!你想遭捶迈?”丁程鑫发问。


“没有的事,丁哥,你相信我。真的。我对天发誓。”刘耀文竖起三指。


“哦,罚什么?‘吃素’一个月咋样?”

严浩翔挖苦道。


“好主意。”张张赞同,毕竟少了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。


“啊,你们先问问小乔姐,我真没有!”

刘耀文被众人包围。


“姐姐,姐姐救我!”

“唉,人呢?”





马嘉祺早就带人跑了。

毕竟,盛开的玫瑰可等不了这么久。


哦不,玫瑰等得了,毕竟觊觎她的人太多。

只是过路的某个‘不讲信用’采花人早已失了心率。




恰巧,久旱逢甘霖,是时候需要一场大雨,让人们痛痛快快地玩耍了。


【鑫我/祺我/轩文】茧房

“是谁杀了我?而我又杀了谁?”

“彼此束缚,又无力反抗。”


——短篇一章结

——荒诞(伪骨科/虐恋/同性/ooc)

——无脑禁上升

——全文3.4K



正文:

这是一个有钱的大家庭。

爷爷奶奶渐渐放权,在郊区的别墅颐养天年。

大哥丁程鑫的父母,在外搞科研,久久未归家。家族的企业落到了丁程鑫的手中,被他管理的很好。

二叔一个人流浪在外,至今未娶也下落不明。

三叔三姨,刘耀文的父母,车祸早逝。

四叔,也就是我的父亲,带着我的母亲出去度假了,一时半会也不会回来。



此刻,偌大的庄园里,只剩下我们兄妹三人。

直到有一个男孩被爷爷奶奶带回了家。



他叫马嘉祺。

和他的母亲姓,听说是二叔的亲生骨肉。

只是听说,但爷爷奶奶重血缘,依旧把他带回了家。



从此丁家名正言顺地多了个二少爷。



他很和气,在爷爷奶奶面前,在大哥三哥面前,在所有人面前。

除了我。


第一次见面我就惴惴不安。下意识的害怕他,所以我晚上偷偷去找大哥。丁程鑫永远都那么温柔,贴心的安抚我。

“小爱,马嘉祺刚刚被找回来。在外漂泊了这么多年,很可怜的。”

“可我还是很害怕他。总觉得他不怀好意,甚至是心机深重。大哥你说,他会不会是假的?”

“别瞎想了。爷爷奶奶又不是老糊涂。你要是实在害怕,就少和他接触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对了,小爱,你未婚夫明天前来拜访,穿的得体些。”

“好。”



隔天,宋亚轩来了。

爷爷奶奶给我找的未婚夫。


长得高大,很白,也很帅气。

对人谦谦有礼,礼数周到,体贴绅士,待人谦和。

我很会看人,所以我知道,他和马嘉祺是一路人,都很会装。


我不喜欢他,我喜欢丁程鑫。

因为他的父亲其实是领养的,所以丁程鑫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。

我可以喜欢他,我也可以爱他。

但我不知道丁程鑫是否清楚。



马嘉祺也去公司上班了,职位不小,但看着很闲。

常常都会回来,和我们共进晚餐。

今晚也是,碰上了我的未婚夫。

两个人看着认识,又装的不熟,把他们蒙在鼓里。可我看到一清二楚。



后来,宋亚轩常常约我出去。处于礼貌没有拒绝,他鲜少对我动手动脚,却常常问我三哥刘耀文的喜好。

搞得我以为他喜欢的其实是我的三哥。


有一天,我喝的微醉被他送回了家。

进门就是马嘉祺,端着咖啡,一脸虚伪的看着我。

我不想理他,径直走进电梯。

他也跟了进来。


“约会怎么样?”

“和你无关。”

“你不喜欢宋亚轩吧?”

“管你什么事。”

“我帮帮你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你喜欢丁程鑫,对吧?他可是你的大哥,你这是在乱伦啊,小爱。”

很挑衅,还喜欢招惹他人,他想激怒我,可我依旧不想理他。

“我说了不用。”

“那我,偏要帮你。”

马嘉祺出乎意料地亲了上来,发了狠地咬噬,一只手强硬地固定着我的双手举过头顶,另一只肆无忌惮地伸进去。


电梯要开了。

“要不要去丁程鑫的房间,让他看看我是怎么…………?”

“不要,不要。”被他禁锢,只能拼了命地摆头。

马嘉祺不听,抱着我走向大哥的房间。

“哦,我想起来了。大哥今天加班呢,所以我们进去也没关系吧。”

“不要。求你…不要。”


一夜都呆在丁程鑫的房间里。

丁程鑫的一切都在注视着这场荒唐。

马嘉祺爽完就走了,“宋亚轩我帮你搞定。”

我也不敢呆在这,拖着残躯逃回自己的卧室。

我害怕,我怕大哥看到我这个不知廉耻的人,我怕他失望,我怕他厌弃,我不敢说。



几天过去,大哥依旧没有回家,应该是工作太忙了。

马嘉祺夜夜都会来找我,在不同的地方。

言语污秽,身体暴力,精神冲击。

如果我反抗,他就威胁我,把这件事告诉丁程鑫。


今天他走的时候,和我说,明天有一场好戏。

我不知道,我很累,根本没有脑子去思考。


第二天,宋亚轩来了。

我以为是来退婚的。

但他没有,他去了我三哥的房间。



门外叫的很大声,就连年纪大的爷爷奶奶都发觉了不对劲。

家教森严,本以为是家里的下人白日宣淫,不顾廉耻,所以赶过去斥骂。


“好心”的马嘉祺带路,去了二楼的阳台。

下面是花园,树木丛生,唯有俯视才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
三哥在被人………。

后面的是宋亚轩,死死地扣住刘耀文。

三哥涨红了脸,陷入情欲。



“爷爷。”



医院里,爷爷被气的中了风。恐怕以后只能在病床上度过了。

奶奶留在医院照顾他。

三哥,被送去了精神病院。


爷爷被气晕的时候,正好到了他的顶点。

火山喷发根本止不住,仰头的一刹,正好四目相对。

他被吓疯了。


家里只剩下了两个人。我和马嘉祺。

丁程鑫忙的焦头烂额,医院有重病的老人和发疯的弟弟,还有陷入危机的公司。

“你就是怎么解除婚约的?”我恶狠狠地盯着马嘉祺。

“多好啊,永绝后患。”

“他是我的哥哥,也是你的弟弟。”

“我从来没有把他们当作亲人,公司是我的,你也是我的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丁程鑫快支撑不住了吧!苟延残喘,像一条丧家之犬。”



丁程鑫回来了,打开我房门的时候,两个人还在抵死纠缠。

我尖叫地躲到床里。

马嘉祺则在一旁看好戏。

“小爱,别怕,我是大哥。”

“不要过来。”我哆哆嗦嗦地包裹自己。

“别怕,哥哥爱你。”


什么?

“我爱你。别怕。”

他说他爱我,他知道什么了吗?


丁程鑫给我披上了衣服,把我拉到身后。

“你满意了?这个家被你弄的家破人亡。”

丁程鑫对峙着马嘉祺。

马嘉祺慢条斯理地穿起衣服。

“还不够,我要把我的母亲光明正大地接回来。”


“那个疯女人?”丁程鑫质疑。

“呵,她是疯了,那还不是你们干的!”


“你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。”

“真相,真相就是你父亲抛弃了我母亲,她一个人辛苦地把我养大,然后又把我送回了这个家。她后来被强暴生下了宋亚轩,所以才疯了,都是你们干的。”马嘉祺红着眼。



他和宋亚轩同母异父!

他的母亲和丁程鑫的父亲有一腿?

那他究竟是丁程鑫的弟弟,还是二叔的孩子?

我懵了。



“你的父亲,也不是亲生的。他和我的父亲一样,都是抱养的,这个家,只有耀文和小爱,才有血缘关系。他们才是这个家族的合法继承人。”

丁程鑫惋惜地看着他,嘲笑他的白费力气。






时光倒回,回到我们都还没出生的前几年,那是老一辈的恩怨。

年轻时候的爷爷奶奶忙于事业,想要孩子的时候年纪都大了,而且身体也不太好,所以要养一阵子。

可是奶奶喜欢孩子喜欢得紧,所以爷爷陆续抱回了两个被丢弃的孩子。

也就是丁程鑫的父亲和马嘉祺的父亲。

后来,老来得子,生下了三叔和我爸。



丁程鑫的父亲上大学时遇到了初恋,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。

可马嘉祺的母亲却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女人,为了钱把他给甩了。

得知身份后又死皮赖脸的往上贴,勾引丁父不成,转向了二叔。

后来,意外的怀孕,她迫不及待地想进我们家的大门,二叔觉得对不起大哥和父母从此漂泊在外,杳无音讯。


这个女人不被认可,只能带着马嘉祺过着苦日子,直到有一天被一个富商强暴后,生下了宋亚轩发了疯。




事情到此为止。

马嘉祺呆住了,他被自己的母亲骗了。

摇着头,说着不可能。

从小就被灌输,长大要给母亲报仇的心愿,辛苦了十几年,犯错的竟然是自己的母亲。


欲望是原罪。


他该去问她吗?

一个疯子,还能记得什么?

可他永远都无法忘记,当年母亲为了养活他,受了多少的苦。

可母亲养的究竟是他,马嘉祺这个人,她的孩子,还是她进入豪门的利器呢?


无从得知。





那晚上的摊牌后,马嘉祺变得更疯狂了。他不再相信任何的人。

公司在宋亚轩的帮助下归他管理,这个家也归他掌控。

他也履行承诺,将刘耀文送给了宋亚轩。

虽然刘耀文变成了疯子,但宋亚轩不在乎,毕竟他只会爱他不是吗?



我和丁程鑫被关在家里,自由的范围仅剩方圆五里。

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们像看跳梁小丑一样,看着喝醉而又强装理智的马嘉祺发疯。

他怒斥这个世界,和这些薄凉的感情,还有虚伪的人。



再后来,多生事故。长辈们回来了。

丁程鑫的父母,还有我的。


马嘉祺被关进了监狱。

罪不至死,他没有杀人。

但是他在某一天夜里自杀了。

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小爱,如果那天你没有冲我笑多好。”




———番外———

我什么时候冲他笑过?


多年前的某个清早,一个已经记不住脸的疯女人带了个小男孩在家门口胡闹撒泼。

奶奶为了保护我,把我关在二楼的房间里,不许我出来。


我悄悄地从窗子里探出了头。

那个瘦小的男孩看着有点像我的二叔。

很可怜,瘦瘦巴巴的,无奈的看着差点原地打滚、哭的撕心裂肺的母亲。

他抬头看向我,我冲他礼貌一笑。



马嘉祺当时不知道,

原来,欲望才是原罪。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15

“我口袋只剩玫瑰一片,此行又山高路远,问私奔多少年,能舍弃这世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小尖尖》


正文:

本以为严浩翔说得很小声,结果却被耳尖的狼崽偷听到了。

“什么欲盖弥彰?小乔姐,你嘴巴怎么了啊?”刘耀文刚刚清醒,脑袋还不灵光,脱口而出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问题。

场面一度尴尬,除了始作俑者。

你打算糊弄过去:“不小心磕到了。”

“下次小心点吧。昨天刚刚受了惊吓,又大早上出去买早饭。真是辛苦你了。”丁程鑫帮忙开解。马嘉祺也低着头默默吃着早餐。



团综只打算录一周,已经过去了大半。

剩下的几天,过得还算太平。

张真源和宋亚轩总是心照不宣的把你拖进房间,偷偷亲你。

贺峻霖偶尔关心关心手上的伤势。

严浩翔像吃了炸药,脾气大得很,真是个小祖宗,你最近总躲着他。

刘耀文和丁程鑫平平淡淡,发乎情止乎礼,没有越界。

倒是马嘉祺,除了在镜头面前,会表现的温和一些,其他时候都冷漠着脸。

对着你也是能避则避,所有人在一起时更是沉默不语。



巧的是,团综最后一天竟是刘耀文18岁生日。

兜兜转转,历经艰辛的小狼崽终于长大成人了。



2023年9月23日,公司给刘耀文准备了一场盛大的惊喜。

是一场线下的生日见面会,粉丝来的不多,却都是多年陪伴熟悉的脸。当然,也会同步直播。

兄弟都在身边,喜欢的人在眼前,刘耀文愣是喜滋滋的笑了一天。



跨过零点,对于粉丝来说,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又到了说再见的时候。

可对于他们来说,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

夏天吃火锅,不要太爽。

别墅就剩下了你们八个人。

成了年,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喝酒了。

所有人都微醺醺的,哥哥们更是一杯接着一杯的敬酒。



“乔乔,跟我来。”严浩翔好久没这么叫过你了。

亲切感涌上心头。

亦步亦趋跟着他去了阳台。


夜晚的海风热乎乎的,小熊的脸是红扑扑的。

“当年,我很抱歉。”

酒精上头,人都喜欢追忆往事。

“都过去了。”

严浩翔趁着酒醉,把你搂在怀里。


剧烈热忱的心,温暖的胸膛,结实的肌肉,还有渐渐贴近的唇。

“我不想,放你走。”


你知道他没醉,却也不忍心揭穿,任他胡作非为。

“可我们已经分手了。”

“不要。我不要。”

越抱越紧,一向强硬霸道的他此刻正像猫咪一样苦苦哀求。

你有点心软了。

“这三年,你在加拿大过得好吗?”

“不好,都没有你。”

情感外露,让你难以接茬。


“我很想你,真的很想。我迫不及待地回国,你却成了别人的女朋友。乔乔…我。”

小熊快哭了,深情的眼神,闪着泪光。

是酒精的加持,还是海风的推动?又或是面前女人的低头不拒绝?无一不催促着他亲上去。



身后的屋子里,兄弟们都在吵闹喝酒。

屋外的阳台上,一对深情的男女正在相拥。



严浩翔所不知道的是,他离开的三年里,你都在默默的关注着他。新歌、外务、vlog、自拍等等等等,哪一个不是看了千千万万遍。只能隔着屏幕,聊表思念。

你哪里舍得分手,当年的一时冲动,隔阂了相爱的两个人。

从此他在汪洋的另一端怕你忘了他,你在大陆的这一头偷偷的想念。


直到张真源向你表白。

你们才偷偷的在一起,放下过去,可明明没有世俗的压力,两个人却一直互相愧疚。


相爱好难。
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11

“少年明媚似阳光,叫我不敢忘。”


正文:

后半夜,你还是有些后怕。奈何今天受了刺激,体力不支,蜷缩着抱着小甜心沉沉睡去。

其他房间却连夜开起了会。



“谈谈?”张真源也不傻,或多或少都知道些兄弟们对自己女朋友难以言说的感情。于是,主动挑起话题。

“好。”严浩翔凝重地点点头。

“那你先下去,我去喊他们。”张真源一个个敲开了兄弟们的房门。

唯有马嘉祺闭门不开。



六个人,沉默不语地坐在沙发上。

张真源关了摄像机,四处检查了一下。

作为发起人,他单独坐在主位。好像也在变相地宣告着自己的正主身份。


“严浩翔,你还爱着她?”张真源首先发问。

“是。我从来都没想过会和她分开。那次分手…是个意外。”直白而坦率,严浩翔的野心都写在脸上。

张真源点点头,佩服他的坦诚。


又转向刘耀文。

“你也喜欢?”

别的可以让,女人不行。

小狼崽也不怂,直勾勾与张真源对视。

懂了。难怪那天把我们灌醉,又把乔思韵骗进了房间。

小算盘打得真精。怕是蓄谋已久了。

唉,孩子大了,管不住了。


张真源又看向了宋亚轩。

“你呢?让我想想,借歌表白?”

宋亚轩乖巧地颔首,反正被发现了,就不必掩饰了吧。大家都是男人,没什么好装的。也就乔思韵那个女人喜欢小奶狗,傻傻的看不出来,免不了要在她面前装一装。说不定以后,深入了解了,还能发现白切黑的另一面呢。


“那小贺?”

“她为我受过伤。”

“就这?”

“不止…我…”贺峻霖吞吞吐吐,不愿多说。桃花眼半挑,有些羞愧地盯着茶几。


如何才能把爱意完整叙说,这是个难题。

大家都无法条条框框地列举出爱她的理由。

何况,爱一个人,哪需要那么多的理由。


最后,目光都聚集到了丁程鑫的身上。

作为大哥,他是所有人中感情上最让人看不清的。

“丁哥…你?”

问不出来,怕加以试探,又伤人心。

“我喜欢她。”

大大方方,丁程鑫不否认。

不逃避,这是对她最好的尊重,也是对自己的。

虽然来得迟了些,但爱意绝不会少。



“可她只有一个。”


很现实的问题。


乔思韵只有一个。



怎么分?



都是男人。

都是占有欲和掌控欲爆棚的男人,强势与侵略性一点也不少。

在娱乐圈打拼了几年,谁还没点野心和城府呢?



“公平竞争。”


马嘉祺从二楼转角的阴暗处走了出来。

气场强大到不容忽视。

一步,两步,所有人注视着他下楼。

脸色依旧阴沉,状态不是很不好,语气却沉稳蛊惑。



“我说,各凭本事,公平竞争。”


马嘉祺站到了所有人中间,再次强调。


歪头一挑眉:“你们觉得呢?”


【祺我】灵感制造机

—巨星影帝马嘉祺✖️畅销神秘女作家(你)

—碰撞玫瑰(清水版)

—熟人勿入


正文:

“小姐,可否赏脸喝杯酒啊?”马嘉祺端了杯红酒走来,发出盛情邀请。

“抱歉,我不喝陌生男人的酒。”你摆摆手,拒绝这个男人。

“那可太遗憾了,下次一起喝酒吧。”马嘉祺趁你不备,往你的酒里下了药。



你摇摇晃晃来到地下车库,然后被人一把抱走。



“唔,放开我。”你被人放倒在床上。

“老婆,别挣扎了。我会心疼的。”马嘉祺随后压上,开始脱衣服。



药影上头,半梦半醒之间充实了灰色空间。



“唔,帮我解开。快快。”

你焦急的催着马嘉祺。


“现在?”

马嘉祺满脸荒唐。


“快点快点。”

还是心疼你,马嘉祺只能服从。


“我灵感来了,挡不住。”

你打开手机赶忙记录下一瞬的花火。


“敢情我就是个灵感制造机?”

马嘉祺质问道。


快乐到达极点,药物也不起作用了。

你飞快的打字,没听进去。


“所以我们今天玩cosplay不是为了追求刺激,增进感情,而是在帮你突破瓶颈?”

大影帝不高兴了,堂堂一个影帝级别的人,却被你拿来利用。


“嘿嘿。”

终究是不好意思,你愧疚的冲他一笑。



不知什么时候起,你发现每次和马嘉祺在一起都会迸发出大量的灵感。

你不知道为什么,但他却永远都能给你带去激情和热烈。



但现在,

貌似,

不是,

解释的时候。



马嘉祺眼神更幽怨了,把你拖了过来。

刚刚没有满足他,现在又把他当成一个工具。

看来得好好教育一番了。



长夜漫漫,马嘉祺能做的,只是

用无限的爱意去碰撞属于他的玫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