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沉

少年与诗 骑士与剑 爱与温柔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23

“告诉她你的爱是炎热夏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0712奇怪—比尔的歌》


正文:


贺峻霖不会知道,他从来都不是玫瑰花的过客。

玫瑰属于后花园,而他是玫瑰的主人。






小甜心从角落钻了出来,跑到贺峻霖脚边亲昵地蹭蹭。

毛茸茸的尾巴轻柔地扫过裤脚,期待主人的爱抚。

贺峻霖抱起小甜心,坐到了远处的沙发上,刮刮小猫鼻子 :“小没良心的,你要换爸爸了。”




最近贺峻霖变得很冷淡,就像当初的马嘉祺一样。


沉默,话少,不苟言笑。

他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。


少年的心事总是这样,让人暗自神伤。

或者说,不被爱的才会这样,独自退场。




乔思韵也发现了这一点。

有的人带着礼物登场,而有的人却拿着玫瑰谢幕。

可贺峻霖不是别人,孤单的小朋友也渴望被爱。






“贺儿,能不能陪我去宠物医院?”

你发出邀请。


“好。”

贺峻霖苦涩地点点头,劝说自己,就当是最后一次,以后她的身侧就是别人了。




眼前的女孩漂亮极了,怀抱着软乎乎的小猫。

阳光暖暖地洒下,风撩过她的秀发,她回头冲我笑。

灿烂又美好。




贺峻霖全程控制着绅士般的一尺间距。

不近不远,朋友的距离。


你细心的察觉了,把怀里的小甜心送去洗澡,正好有意地靠近贺峻霖。


那个腼腆敏感的小朋友。

他似乎需要一些勇气。





“爱不是施舍,也无法强求。”

贺峻霖这样安慰自己。


不去想她,不去爱她,连和她的一点一滴都要推开。


甜心不能碰,照片不能看,就连平常的问候也在颤抖的手中慢慢删去。


可对爱的发出紧急勒令,遭到了更加强烈的反弹。


从你“不小心”碰到他开始。





怎么办?好想靠近。

怎么办?好想上前。

怎么办?好想爱她。

怎么办?

脚步无法控制,爱意肆意蔓延。





窗外的绵绵细雨,是蓬勃而出的爱。

热烈,执着,不肯停息。

困住了一对打算返程的年轻人。




“去隔壁咖啡馆坐坐?”

贺峻霖鼓起勇气。


他不想放弃。


爱一个人很难,放弃爱一个人也很难。


他不想再把爱意放在心底。

说不出口的爱,会让人摇摆不定。


所以这次,他想问问。

主动一点。

大胆一点。

坦露心迹。






“你…确定了吗?”

男孩小心翼翼地询问。


“确定什么?”

女孩不解。


“和他在一起。”

他?严浩翔?张真源?还是……


你不知道怎么解释,愣在了原位。




贺峻霖不明白女孩的沉默。

难道……


他只知道,既然严浩翔能从张哥手中把她抢过来,那他是不是也可以?


嫉妒涌上心头,难以收拾。




“能不能…多爱我一个?”

“我很乖的,姐姐。”

“和我谈恋爱吧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