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沉

少年与诗 骑士与剑 爱与温柔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23

“告诉她你的爱是炎热夏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0712奇怪—比尔的歌》


正文:


贺峻霖不会知道,他从来都不是玫瑰花的过客。

玫瑰属于后花园,而他是玫瑰的主人。






小甜心从角落钻了出来,跑到贺峻霖脚边亲昵地蹭蹭。

毛茸茸的尾巴轻柔地扫过裤脚,期待主人的爱抚。

贺峻霖抱起小甜心,坐到了远处的沙发上,刮刮小猫鼻子 :“小没良心的,你要换爸爸了。”




最近贺峻霖变得很冷淡,就像当初的马嘉祺一样。


沉默,话少,不苟言笑。

他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。


少年的心事总是这样,让人暗自神伤。

或者说,不被爱的才会这样,独自退场。




乔思韵也发现了这一点。

有的人带着礼物登场,而有的人却拿着玫瑰谢幕。

可贺峻霖不是别人,孤单的小朋友也渴望被爱。






“贺儿,能不能陪我去宠物医院?”

你发出邀请。


“好。”

贺峻霖苦涩地点点头,劝说自己,就当是最后一次,以后她的身侧就是别人了。




眼前的女孩漂亮极了,怀抱着软乎乎的小猫。

阳光暖暖地洒下,风撩过她的秀发,她回头冲我笑。

灿烂又美好。




贺峻霖全程控制着绅士般的一尺间距。

不近不远,朋友的距离。


你细心的察觉了,把怀里的小甜心送去洗澡,正好有意地靠近贺峻霖。


那个腼腆敏感的小朋友。

他似乎需要一些勇气。





“爱不是施舍,也无法强求。”

贺峻霖这样安慰自己。


不去想她,不去爱她,连和她的一点一滴都要推开。


甜心不能碰,照片不能看,就连平常的问候也在颤抖的手中慢慢删去。


可对爱的发出紧急勒令,遭到了更加强烈的反弹。


从你“不小心”碰到他开始。





怎么办?好想靠近。

怎么办?好想上前。

怎么办?好想爱她。

怎么办?

脚步无法控制,爱意肆意蔓延。





窗外的绵绵细雨,是蓬勃而出的爱。

热烈,执着,不肯停息。

困住了一对打算返程的年轻人。




“去隔壁咖啡馆坐坐?”

贺峻霖鼓起勇气。


他不想放弃。


爱一个人很难,放弃爱一个人也很难。


他不想再把爱意放在心底。

说不出口的爱,会让人摇摆不定。


所以这次,他想问问。

主动一点。

大胆一点。

坦露心迹。






“你…确定了吗?”

男孩小心翼翼地询问。


“确定什么?”

女孩不解。


“和他在一起。”

他?严浩翔?张真源?还是……


你不知道怎么解释,愣在了原位。




贺峻霖不明白女孩的沉默。

难道……


他只知道,既然严浩翔能从张哥手中把她抢过来,那他是不是也可以?


嫉妒涌上心头,难以收拾。




“能不能…多爱我一个?”

“我很乖的,姐姐。”

“和我谈恋爱吧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18

“有一种过度反应,是收到你的指令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圈住你》


正文:


两周。

整整两周。

七个大男人像失恋了一样。

不知道的还以为刘耀文成年后,整个团更成熟了呢。

气质深沉,沉默寡言,攻气十足,霸气侧漏。

谁见了不夸一句“长大了”呢?

但此中隐情,难以叙说。


而你除了那句“别担心”后,从此杳无音讯。


“我们真的很过分吗?”刘耀文’不懂事’地问。

“肯定啊,不然小乔姐为啥一直不理我们?”大壁虎解释道。

七个人在休息室团团坐,无奈的叹气。



另一方的你,也不好过。

胡吃海喝,花天酒地了两个礼拜。

硬生生的把肚子给吃坏了。

干呕了半天,脸色憔悴了许多。


晚上还有个酒局,落落非拉着你去。

是她的相亲局,特地请你去捣乱的。

没办法,亲姐妹,还是得帮。

拖着残缺的身体,赶去赴约。



“听闻”酒吧。

不错的名字,就是用来相亲实在是太扫兴了。

进去一瞧,好家伙,一女两男,难怪应付不过来。

{怎么才来?}落落悄悄给你发信息。

{不太舒服。}

{怎么了?}

{没事。}

{这次老头子找的人不错,聊的还挺投机的。}

{哦,看来我是白来了?}

{别啊,姐妹。来了不亏,挑一个呗。}

{张真源会生气的。}

{切,都失联两周了。要是真的关心你,早就把你抓回去了。}

说着,落落带着其中一人去了舞池。只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。



“你好。”

“你好。”

U1S1,面前的男人确实很幽默,学得会投其所好。

只是相比那七个来说,着实差了一点。

被他逗得一时岔了气,咳嗽起来。

突然的反胃干呕,让人猝不及防。

说了声“失陪”,拿着包匆匆奔向洗手间。



“这是怎么了?吐成这样。那家伙灌你酒了?”

落落也跟了进来。

“没,可能最近吃错东西了。一直干呕。”

“干呕……你,你不会,怀孕了吧!”




怀孕!

不可能吧。

虽然姨妈还没来,可……

心情复杂,被扶着出了厕所。



面前有两个男人挡路。

左边也不行,右边也不行,你准备恶狠狠地瞪过去时,突然发现这两个低调的男人有一点眼熟。

一双多情的桃花眼略带愤怒。

还有一个,是口罩也遮不住的英气。

好像是宋亚轩和贺峻霖。



有点心虚。

“姐姐调完情了?”一向温顺的萨摩耶此刻化身为狼,磁性的声音很强硬,和平时判若两人。明明很生气,张口却是挑逗。

“算不上调情,就是聊聊天嘛。”他强你弱,必胜法则,先服软再说。

“风姿绰约,明艳动人,我看旁边那个男的都快贴上去了。”兔子也不温顺了。两周不见,倒像和严浩翔学坏了不少。明着夸人,暗着讽刺,真是焉坏。

怎么办?被落落这个乌鸦嘴说中了。真的被抓住了。


“跟我们走吧。”宋亚轩牵制住你的手。

“去哪?”

“酒店。”

“我不去。”

“你没得选。”

一前一后,实在是招架不住。



收工后,宋亚轩和贺峻霖出去逛街,不知不觉就进入了这个很有格调的酒吧。

趁着夜幕降临,又带着口罩,也没有被认出来。


一进门,就看到了你,笑的灿烂。

虽然坐在角落,却有种莫名的吸引力。

暧昧的灯光打在裸露的肩头,秀发散落,撩拨心弦。

明眸皓齿,无意识地舔舔红唇,细品一口酒。

日思夜想的人,正冲别人哈哈大笑。

还穿的很危险。

出门在外,都不知道保护自己的吗?

两个红了眼的男人,找机会拦住了你。



半推半就间,已经进了酒店房间。

又是双人间。

暗叫不好,转身想逃,却被挡得死死的。

“现在才跑,是不是晚了?嗯?”

贺峻霖锁了门,一步一步逼你倒退。

身后的宋亚轩也开始不急不忙地脱外套。


“我错了。”

先求饶。

“姐姐哪错啦?招呼不打一声就跑是姐姐的自由,轩轩管不住。两个星期不联系,是姐姐太忙了,想不到轩轩。和别的男人喝酒是姐姐的权利,轩轩也看不见。没有错呀。”

小兔崽子,你都说了,那我还说什么。

“姐姐不狡辩了?”



湿湿的唇贴上,宋亚轩恶意地咬咬嘴唇,打开齿贝,层层深入,交换着口中甜甜的果酒。

肩带被扯的松松垮垮,无力地垂在手臂上。

后面的贺峻霖细啄着雪白的仰起的肩颈。

好不容易才消失的痕迹,此刻又被细细覆盖。

像是在雕琢一件艺术品,精细的走过每一个角落,认真又虔诚。



试问,哪种美能让维纳斯诞生?


玫瑰花开了,在秘密花园中等待采撷。

过路的采花人,被弄湿了双手。

采花的路途艰辛,有重重荆棘。

少年却乐此不疲。


下一秒,孤身涉险的勇士,却被盛情邀请的玫瑰花,关在了花园外。

“别,我好像,怀孕了。”
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6

“像若无其事,又像孤注一掷。要怎么启齿,这深藏的心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暗恋是一个人的事》


正文:

固定好机位后,工作人员陆续离开。

偌大的别墅空了许多。少年们都忙着收拾行李。


“乔乔,跟我来。”张真源把你带往三楼,打开了一间新的房间。

“就住这吧。离我近。”关上门,张真源将你搂入怀中。

“今天没事吧?看到你不见了,我又没办法脱身。我真的害怕,再次失去你。”闻着发间淡淡的香味,一个无助的小孩在寻找安全感。

你拉起袖口,藏起红肿的手腕,拍了拍他的后背,表示安慰。



“小乔姐,补妆啦。”

“来啦。”

你亲了亲小孩的脸颊。

“晚点聊。”



收拾的差不多了。

大家准备出门买点东西,庆祝浩翔回归。

马嘉祺、刘耀文和贺峻霖出门采购,剩下的留在家里装饰别墅。

“小乔姐,你跟着去吧。耀文这孩子容易晒黑,你提醒他涂防晒。”

“好,记住了。”



三个高大的男人,一进超市,就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
没办法,身材太优越了。

“这个这个,亚轩儿喜欢。”

“还有翔哥的芝士!”

“哇,彩虹糖唉!马哥你吃吗?”

“辣条,辣条……”

刘耀文果然是个孩子。


马嘉祺推着车渐渐落后,不经意地走到你身边。

“睡的好吗?”

“嗯,什么?”

“我的衣服是不是该还给我了?”

你反应迟钝,突然想起那件黑色的风衣外套。

“啊,谢谢。我收好了,回去就拿给你。”

“不用和我客气的。弟妹。”

马嘉祺撇了你一眼,加重了最后两个字。

赤裸裸的敌意,你不知道哪里惹到了马嘉祺。


满载而归。甚至还买了啤酒,好在除了刘耀文大家都成年了。

晚餐是在海边。

夕阳,沙滩,少年,浪漫。

热闹非凡,把酒言欢。



宋亚轩弹起了吉他。


“怎么 雪落不停 却落不了你 我要怎么期许 ”


——他在人群中寻找身影。


“怎么 雾渐不聚 却见不了你 我要怎么期许 ”


——然后,抓住你了。


“怎么 花还不现 月还不缠绵 ”


——小孩害羞的看了眼脚尖,又直直的盯着你。


“我会 多等一天 偷看一眼 幻想一整年 ”


——开始他一个人的告白。


“我不要醒 我就要你 ”

“我就要你 ”

“就要你 ”


唱醉了,迷倒了众人。

月亮也喝醉了,被乌云包裹,开始缠绵。



酒过三巡,录制结束。刘耀文扶着他几个微醺醺的哥哥走回别墅。

贺峻霖喝的不多,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,看着危险。你走过去搀着,送至房间。


“别走。”

“你没醉?”

“就这点酒,还想难倒我?过来,给我看看你的手。”

贺峻霖拉着你坐到沙发上,挽起袖子,轻轻地托着你的手腕。

热毛巾一触碰,你就被刺激的缩回了手。

“很疼吧。害得你受伤了?抱歉。”贺峻霖歉意的看着你。

“没事。如果你受伤了,心疼的人更多。”



“那你也会心疼我吗?”
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5

“心里的屿,空了一世纪,多愿是与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漫烂》


正文:

平面拍摄结束了,公司趁热打铁办了一场七个人的回归团综。

地点选在了山东青岛,租了一个海边大别墅。


昨天被迫去当了模特,又受了惊吓,今天还起了个大早,一上飞机,你就沉沉睡去。

但是张真源没有对外公开过你们的关系,只有几个兄弟知道。

虽然包机了,但工作人员都在,张真源不方便照顾你。

他只能坐在后排,时不时向前望一眼。


团综开始录了。

第一个场景就在飞机上,需要成员们玩个游戏,决定这次的选房间顺序。一共三个单间和两个双人间。单间都在二楼,超大视角的海景房和落地窗。双人间在三楼。顶层有个露天泳池。


开始玩游戏,张真源和严浩翔都各自心怀鬼胎,但明面上的兄弟情,还是要装一装的。


一顿操作下来,严浩翔凭智慧喜提第一。奈何这个游戏玩的不是智力,是运气。第一个抽签的严浩翔又再次“喜”提了双人间,更惨的是,和张真源一间。刘耀文偷笑,盯着前面熟睡的你,打起了歪心思。


最后结果:

双人间:张真源  严浩翔 /马嘉祺  宋亚轩

单人间:丁程鑫  刘耀文  贺峻霖



录了小半个时辰,准备下飞机了。你被喊醒,身上盖了一件男人的外套。外套上的香水味有些清冷,是不熟悉的味道。


“我要打头阵,在前面开路。你在后面跟着工作人员慢慢走,别受伤了。还有,晚上见。”张真源给你发了条信息。

“放心吧。”不确定外套的主人,你把它收拾好,跟着下了飞机。



粉丝尖叫,沸腾,拥挤。

什么叫人山人海?什么叫寸步难行?

这一刻,深有体会。



保镖护着他们七个人,隔离人群,你混在工作人员的队伍中。


最末端的贺峻霖被挤的摇摇摆摆,耳机盒被撞了出去,飞到了粉丝们的脚下。你赶紧跑了过去,解救它,起身的一瞬,被人狠狠踩了一脚,顾不得多想,飞快的递还给贺老师。


“没事吧!”

“没事,快走吧。”


回神的一刹,人潮川流不息,熟悉的人不见踪影。你像一个格格不入的人,孤零零的站着,所有人都在与你擦肩而过。陌生的城市,匆忙的行人,还有未知的混乱,无助、迷茫以及恐惧。


“跟我走。”

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。一个带着黑色帽子和口罩的男人,拉着你小跑出了机场。


“唉,那不是丁程鑫吗?”

“怎么可能!哥哥刚才已经上车了,我亲眼看到的。”

“可是真的好像哦。”

“哎呀,那个人拉着他女朋友呢。肯定不是的。走了走了。”



好在有惊无险,被丁程鑫带上了车。

“上车吧,别让真源担心了。”

“嗯,谢谢。”



终于抵达别墅。

经纪人在给少年们安排工作。

“是这样的。虽然是团综,但本质上还是为了庆祝浩翔回归,你们在录制节目之余可以自己安排时间,好好休息,好好放松,恢复精力投入到以后的工作中。”

“为了给你们一定程度的自由,整栋别墅就你们自己住,我们会固定好机位,然后留几个小助理和化妆师。”


“你们想留下谁啊?”


“她。”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4

“不懂你的黑色幽默,想通却又再考倒我。说散你想很久了吧,败给你的黑色幽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黑色幽默》


正文:

最后一位,是严浩翔。

也是你最不想面对的。


你呆呆地在场地中心坐着,他就向你而来。


三年未见,少年的五官更锋利了。优越的下颚线,像一把刀。趁你不注意,搁在了你的肩上。上手也很麻利,毫不掩饰地把你搂入怀中,像在宣示主权。


你不敢与他对视,紧张的看着他身后的背景板,企图寻找一个参照物。


严浩翔看人本就深情,此时的眼神更是说不清道不明。

是爱吗?是恨吗?还是遗憾或不甘?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他几经沉浮,终于回来了,又哪肯善罢甘休呢!



“好久不见。”声音还是那么有磁性,让人意乱情迷。


“嗯,好久不见。”


“我该怎么称呼你?张真源女朋友?”严浩翔盯着你的侧脸,嘲讽地问了一句。



拍的很快,多亏了这个“演员”。


目光炽热,好像恨不得掐死我的严浩翔,在导演的眼中却是深情款款。



你逃也似的溜走。躲在服装室门后喘着气。视线太压迫了,像是一种审判,让人透不过气来。


“啪”灯被关了,门被反锁。

突然响起的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你开始害怕,随便拿了件衣服披上,躲在角落不敢出声。




“啪…啪…啪”是皮靴的声音。

脚步声不大,但很清晰。

每一步都透露着行踪,不急不忙,徐徐图之,像是猎人正打算去欣赏已经上钩的猎物。

血液倒流,鸡皮疙瘩起来了,全身的神经瞬间紧绷。




谁?




一个黑影闪过,还没来得及反抗。


粗暴的吻就落下。


你开始挣扎,试图用手隔开两个人的距离。


奈何躲在墙角,地势不利,被人轻而易举的圈禁住。


一顿纠缠,妆花了,口红蹭到了下巴上,头发也乱乱的,贴在耳后和脸上。


脖子上的冷汗暗示了这场亲吻的不愉快。



“女朋友?嗯、”

“真是可笑。”

严浩翔很白,在黑暗中也很明显。


“我刚刚看到你和张真源在这里接吻。现在,我也在这里亲你。怎么样?和我偷情,刺激吗?”


“或许,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你和张真源也背着我偷过情?”


“你别胡说。”你诧异地抬头看着他,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差点儿就要掉落。


严浩翔盯着你,怕错过一丝表情。


故人。这种东西,一旦重提,就会勾起许多过往曾经。人总是爱自己的多,所以对那些与自己分享过美好过去的人,总是要更亲切些。


他终究是败下阵来,不舍言语伤害。


“真相如何,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“我既然回来了,局势就不由你们掌控了。”



灯没开,但严浩翔走了。


走廊转角投下了一片阴影,马嘉祺走了出来,盯着严浩翔离开的背影,看了好一阵,也兀的离开了。马嘉祺也不是什么恶趣味,喜欢听墙角。只是拍摄时那欲盖弥彰的浅浅吻痕,勾起了他的兴趣,想一探究竟。


可惜,他找错了人。



刘耀文一觉醒来,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。


觉睡的倒不错,酣畅淋漓;只不过,裤子湿了,有点难受。


青春期的男孩如临大敌,一时慌了阵脚。可怕的不是meng yi ,是梦中的你。



但,



情爱本就不该遮遮掩掩,欲望又何必沉敛含蓄。


他想姐姐,很久了。
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3

“我们年轻,新婚不久,阳光免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村上春树    


正文:

“小乔姐,那个,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空啊?咱们这儿有一位化妆师怀孕,回家待产了,想请你帮个忙,过来代班几天。等我们找到了新的化妆师,就不打扰你了。”你接了时代峰峻员工的电话。


一想到严浩翔回来了,以后可能会碰上,但碍于情面,又不好当面拒绝。


“江湖救急啊,小乔姐。你放心,就几天。”

“好吧。我答应你。”


第二天,你来到了时代峰峻。

由于是七个人的代言,时间又很赶,化妆师明显不够用。不过,庆幸的是,严浩翔还没出现。


你环顾四周,悄悄地叹了口气。

“姐姐,你很紧张吗?”宋亚轩睁大眼睛凝视着你。

“啊,没有没有。继续化吧。”

戴上口罩,拿着气垫,往宋亚轩脸上盖一盖。天呐,这么完美的人,还要化什么妆。光素颜就能迷倒一大片了。


“导演,不好了,模特薇薇安飞机延误赶不过来了。”

“你们怎么办事的!愣着干嘛,找人替啊。”

“这…这找谁啊?一时半会,别的模特也签不到啊。”

“那个,就那个化妆师,看着不错。就她了。”



我?!!!


我不行啊。


在张真源鼓励的眼神下,你战战兢兢地被带入服装室。


“需要帮忙吗?”张真源敲敲门,温柔地问。

“那我进来喽。”

你羞红了脸。

“没事,不用露脸的。别害怕。”

“可是,导演也没说要…要…裸着上半身啊。”

“这是内衣广告,当然要……咳咳。”


你抬眸瞄了瞄张真源,像极了一只可怜兮兮、寻求帮助的小猫咪。服装室门被半掩着,窗帘拉的严严实实,灯光昏暗。暧昧的灯光洒在你的锁骨上,照的眼睛里水汪汪的。你舔了舔嘴唇,羞怯于和他对视。但又时不时抬眼去撩拨他。


“宝贝,别这样看我。”

张真源沙哑着喉咙,一手遮住了你的双眼,一手搂着你的腰,把你摁到墙上。


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但你却知道光的所在。


光靠近你了。


张真源轻轻地舔舐,勾勒着唇型。然后,越来越向下。

“嗯…哼、别,别弄脖子…等会要拍照呢。”

难舍难分了好一阵,直到被工作人员打断。


气氛真的相当尴尬,当然这只是你的感受。

对导演来说,前期进展出乎意料的顺利。几个提前步入成年的孩子,个个面不改色的完成了。


然后,就剩下两个老幺了。


“姐姐。”


刘耀文羞红了脸,尤其是耳朵,红的快要滴血。右手巍巍颤颤,搂上了你的腰。下巴搁在你的锁骨上,大气也不敢出。眼神飘忽,手脚不自然。


“刘老师,注意力集中啊。”导演在催。

“啊…好、好。”刘耀文似懂非懂点点头,耳朵好像更红了。


“姐姐。”刘耀文奶奶地喊了一声。

然后,侧着头,搭上了你的视线。两个人越贴越近,呼吸交融。你看到了他眼中的自己,也羞红了脸,小鹿般的眼神,无形地勾引着什么……


气氛越来越火热,两个人心也痒痒的,同一频率的呼吸,安静的空气也敏感了许多。头发挡住了你的侧脸,也遮住了大半个背。



严浩翔进入场地的时候,正好就是这一幕。


刘耀文深情地注视着你,温柔的可以掐出水来了。不,甚至说,是直接溢出来了。



如果眼神是一双手,那么你早已被爱抚了千万遍。


很专业,是一个男模该有的职业素养。


但,刘耀文那微微颤抖的手,暴露出了少年难以启齿的心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