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沉

少年与诗 骑士与剑 爱与温柔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22

“等一个自然而然的晴天,我想要带你去海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想去海边》



正文:


没有怀孕实在是太好啦!!!

胡吃海喝,自由自在的日子又回来了。

看来某人酒量一般啊。

哈哈哈!



好吧,收敛着点吧,严浩翔回旋镖似的眼神一直往你的方向扫。






“欢声笑语”回到宿舍。

一下车严浩翔扛起你就往房间里跑。



“干嘛,放我下来!”猝不及防被杠着就跑,弄得你很不舒服,趴在严浩翔肩膀上乱动。


严浩翔一手抱着腿,一手拍在你屁股上,上着楼梯:“安静点,别闹。”





把你抛到床上,转身飞快地反锁上门,严浩翔解开外套就按着你的手扑上去。


“干嘛呀,这是……白日…宣淫?”

你好看的杏眼挑逗着他,含水的双眸试探性地盯着。


“我明明记得……我…做了呀!”

严王咬咬后槽牙,艰难的吐出几个字。


“噗呲…哈哈…会不会是香香宝贝‘做——春——梦’了呢?”

好嘛,不能说他不行,得给他找个台阶下。


小熊嘟起嘴吧,委委屈屈地眨巴眨巴桃花眼,不愿承认。

“不行,你欠我个孩子。”




“嗯?”

什么意思哦?你疑惑地看着他。


“我想要个孩子。只属于我和你的孩子。”

严浩翔一脸严肃,不像是开玩笑。


“现在?”

你问。


“嗯。”

严浩翔郑重地点点头。


“可是……我…现在…没有感觉哎……”


“感觉?”

严王动起脑筋。


“或许,你想在真源或贺儿的床上做?”


“你疯啦!”

你满脸荒唐地看着他,严浩翔就是会玩!


“选一个。快点。”

严浩翔等不住了。


“不要!”


“那我帮你选。”







半晌 。


“扣扣扣。”


张真源含蓄的悄悄门:“浩翔,该放过她了吧。”


严浩翔艰难地仰起头,从下面起来,附上身去折磨面前已经红肿的嘴巴:“回答他。”


眼里都是水汽,你拒绝与他对视。


“快说,不然再来一次。反正手已经湿了。”

严王威胁。


“说什么…啊…”

你羞愧地问。


“就说你的感受啊……比如很爽?很快乐?我很厉害……什么的…”

严浩翔“友情”建议。


“不要……”

你推开严浩翔,咬着下唇瓣。


外面的可是张真源,那个曾经说过“永远陪在你身边,守护你一辈子”的男人。

他都舍不得碰,有时候接个吻,还要温柔地问一问你愿不愿意。

要怎么开口?


背叛感油然而生,打断了兴致。





“算了。把衣服穿好,回去吧。”

严浩翔捡起地上的衣服,转身去了浴室。







下楼。

大家都在。

心知肚明,不言而喻。

可偏偏恶魔揪着刚刚的事不放。




“贺儿,你床单被弄脏了,帮你换了新的。不介意吧?”

严浩翔挑衅。


贺峻霖视线在两人之间徘徊,耳朵慢慢变红,苦涩地嘴角勾起,似懂非懂地点头。


他们做了吗?

他们做了吧。


那…我……我还…自不量力……


失落的眼神下意识地看向了严浩翔身后的女孩,她悄悄地躲在那儿,只露出一个头,羞涩的眼睛不敢四处张望。


那么知性又可爱,可她不属于我。


玫瑰应该属于后花园,她只是不属于我。



【团我】杀手修炼手册1

—简称《杀手册》

—剧情➕🚕🚙🚗

—全员OOC



正文:


昏倒的前一秒在想什么呢?


今晚严浩翔的检查该怎么逃过去呢?

他是不是又要对我动手动脚?

这次该用什么样的理由拒绝呢?


丁程鑫考我的功课还没做,今晚就截止了,会不会被惩罚呢?


张真源为什么在叫我“小心”呢?发生什么事了?

宋亚轩为什么哭着看着我?我不疼啊。


眼前的狮子吞噬着口水,对手血淋淋的手,还挂在嘴边。


它朝我走来了,怎么要吃我吗?


最后一个问题:今晚,怎么是个弯月呢?

真不吉利。

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
“张哥,你说她会没事吗?”宋亚轩拉着昏睡中的我。

“嗯。伤都包扎了,烧也退了,只是被甩出去撞到了脑袋,肯定会醒的。”

张真源拍了拍宋亚轩的后背,给他一点安慰。

其实他也不确定,受了酷刑和惊吓,就算肉体康复了,心理阴影也不小,一时半会估计不会醒。

但他是哥哥,只能这么安慰宋亚轩,也这么安慰自己。



“哟,都在呢?你们不用上课吗?”

严浩翔穿着黑色风衣走进来,身后是一身白的丁程鑫。

两个人像黑白双煞一样出现了。

“严校长,丁老师。我们马上就走。”恭敬地点点头,张真源拉着宋亚轩退出了房间。



“小家伙怕是这次吓的不轻啊,现在还没醒。”丁程鑫走到病床前,回头又向严浩翔调侃我。

“活该。活得好好的,非要去闯禁区。本事很大吗?”

“哦~,你心疼了?那她以后出师了怎么办?总要去闯一闯的。”

“哼。”严浩翔撇了一眼我苍白的脸,转身走了。


“装睡可不是长久之计哦。欠我的作业还没交呢?会有惩罚哦。”




睁眼的时候,只看到丁程鑫消失在门口的白色背影。

刚刚确实醒了,但不是个睁眼的好时机。

是严浩翔弄醒了我,低沉的嗓音像是恶魔的呼唤,愣是在昏迷中,也能把我吓个半死。

就像平时在床上,即使晕倒了,也要把我🍓醒,真是不近人情。

更是不懂怜香惜玉。



我是一名杀手⚔。

哦,不,我尚未成为真正的杀手。

能活着离开禁区,才是真正的出师,才是一名合格的学生。

很显然,我没有。



女杀手很少,并且对我们的要求都很高。

所以大多都是校长和老师亲自授课。

要学的很多,射击、藏毒、色诱……

只有你想不到的。

毕竟女人更容易接近目标,也更容易让人放松警惕。


但这次“勇”闯禁区,其实是被逼无奈。

都被下了战书,哪有不去的道理。

好在,捡回来一条命。



“醒了就过来。监管室等你。”

手机响了。



严浩翔盯着屏幕,默默地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。

我看着墙角闪着红光的摄像头,企图与他对视。

我知道,深渊在看我。

我也在凝视深渊。




——监管室——


这个一个大型的网络控制中心。

它可以看到这座孤岛上的一切,哪怕是海底翻涌、蚂蚁搬家。

而此刻,大大小小的屏幕上,全是我和对手在禁区发生的惨案。


严浩翔倒是不急,像往日调教我一样,徐徐图之。他往后一靠,穿着皮靴的双腿散漫的搭在桌子上。

“意气用事,本事挺大。我平时就是这样教你的?”

语气算的上是温和,眼神却不算清白。

仿佛上上下下都看光了一般。

上都上过了,被盯着看,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

严浩翔张开双腿,十指交叉,唤我过来,爱抚着我苍白而没有血色的脸。

“这么沉不住气,是该好好罚罚了。”

“你知道该怎么做,对吧?”
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16

“就算世界与我为敌,我超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超喜欢你》


正文:

再进屋的时候,已经醉倒了好几个。


贺峻霖本来就不胜酒力,喝的不多,依旧红了脸。

淡粉色的脸颊和鼻尖,还有红艳艳的嘴唇和耳朵,不哭不闹,一个人歪倒在沙发里,放空自己。像极了迷迷糊糊可爱的兔子🐰。


马嘉祺看着像是醉了,只是克制的很,不知道是开心还是落寞,坐在椅子上看他们划酒拳。


剩下四个彻底玩疯了,毫不顾忌形象的“撒泼”。

山东大汉一喝酒就浑身发热,半袖拉到了肩头,露出线条流畅的手臂。

张真源也高兴,说起话来频频破音。

带着生日帽的耀文,脸上被抹了蛋糕,拉着大哥说悄悄话。趁丁程鑫不注意,反手涂在他脸上。好在是寿星,哥哥宠他,逃过一劫。



见你来了,又开始接着灌酒。

氛围超好,朦朦胧胧间,只记得酒醉前的最后一句,你依稀听到了狼崽说:“姐姐,陪我去房间拆礼物吧。”




隔天上午11点

不知道谁的手机闹铃响了半天,脑袋昏沉的你终于被吵醒了。

是一个大房间,双人床。一个两个,都席地而睡,你枕着丁程鑫的手臂,翻身关了闹铃。

身体凉飕飕的,还很疼,身上被盖着薄薄的被子。

下意识摸了摸身上的衣服,瞬间清醒。

好像,没穿?

不可思议的低下了头,诧异的看向被子里裸露的自己。

惊呆了。

这…算不算一夜情?



怎么办?

头枕在丁程鑫的臂弯里,身旁是刘耀文搂着腰。

宋亚轩的脑袋搁在床边上,睡在了床尾。

另一张床上中间是严浩翔,软软糯糯的贺峻霖背对着他。

马嘉祺醉倒在沙发上,睡的很不舒服,一直皱着眉。

可怜兮兮的张真源睡在地上,身上盖着别人的衣服。



真是,荒唐!

忍着牵动全身的痛,悄咪咪地溜出房间,你呆呆的站在自己卧室的镜子前,震惊的盯着面前的艳图。

密密麻麻的吻痕遍布全身,前面被亲的又青又紫,殷红的草莓处处留情,腿根部也都是印子。

走路很疼,仿佛要散架了。

脖子上还有牙印,气死了,哪个狗啃的!



温热的水刺激全身,你不断的擦拭自己,试图消去别人带来的痕迹。

不知道里面有没有,好像被蹭破了皮,疼得紧。




昨晚喝醉后,还发生了什么?

闭上眼睛,开始倒叙。先是被灌酒,中途去了厕所。碰到了迎面而来的马嘉祺,醉醺醺的倒在他怀里,他好像摸了你的脸,说了“对不起”。

然后被刘耀文拉进房间拆礼物,狼崽拆着拆着非要把脸往面前凑。

凑什么凑嘛!让人把持不住!

所以…忍住了吗?

你抬起头来想想,好像不记得了。

照常理来说,应该是没有(忍住)吧。

美色当前,你又不是柳下惠。

忍着干嘛!


后来,丁程鑫和张真源也进了房间,手上拿着什么。

拿着什么?

酒吗?

不太像。


那…其他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?


唉,网上不是说酒喝多了,都不太行吗?

这TM到底是谁干的!

怎么这么行!



所以,

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!
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15

“我口袋只剩玫瑰一片,此行又山高路远,问私奔多少年,能舍弃这世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小尖尖》


正文:

本以为严浩翔说得很小声,结果却被耳尖的狼崽偷听到了。

“什么欲盖弥彰?小乔姐,你嘴巴怎么了啊?”刘耀文刚刚清醒,脑袋还不灵光,脱口而出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问题。

场面一度尴尬,除了始作俑者。

你打算糊弄过去:“不小心磕到了。”

“下次小心点吧。昨天刚刚受了惊吓,又大早上出去买早饭。真是辛苦你了。”丁程鑫帮忙开解。马嘉祺也低着头默默吃着早餐。



团综只打算录一周,已经过去了大半。

剩下的几天,过得还算太平。

张真源和宋亚轩总是心照不宣的把你拖进房间,偷偷亲你。

贺峻霖偶尔关心关心手上的伤势。

严浩翔像吃了炸药,脾气大得很,真是个小祖宗,你最近总躲着他。

刘耀文和丁程鑫平平淡淡,发乎情止乎礼,没有越界。

倒是马嘉祺,除了在镜头面前,会表现的温和一些,其他时候都冷漠着脸。

对着你也是能避则避,所有人在一起时更是沉默不语。



巧的是,团综最后一天竟是刘耀文18岁生日。

兜兜转转,历经艰辛的小狼崽终于长大成人了。



2023年9月23日,公司给刘耀文准备了一场盛大的惊喜。

是一场线下的生日见面会,粉丝来的不多,却都是多年陪伴熟悉的脸。当然,也会同步直播。

兄弟都在身边,喜欢的人在眼前,刘耀文愣是喜滋滋的笑了一天。



跨过零点,对于粉丝来说,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又到了说再见的时候。

可对于他们来说,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

夏天吃火锅,不要太爽。

别墅就剩下了你们八个人。

成了年,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喝酒了。

所有人都微醺醺的,哥哥们更是一杯接着一杯的敬酒。



“乔乔,跟我来。”严浩翔好久没这么叫过你了。

亲切感涌上心头。

亦步亦趋跟着他去了阳台。


夜晚的海风热乎乎的,小熊的脸是红扑扑的。

“当年,我很抱歉。”

酒精上头,人都喜欢追忆往事。

“都过去了。”

严浩翔趁着酒醉,把你搂在怀里。


剧烈热忱的心,温暖的胸膛,结实的肌肉,还有渐渐贴近的唇。

“我不想,放你走。”


你知道他没醉,却也不忍心揭穿,任他胡作非为。

“可我们已经分手了。”

“不要。我不要。”

越抱越紧,一向强硬霸道的他此刻正像猫咪一样苦苦哀求。

你有点心软了。

“这三年,你在加拿大过得好吗?”

“不好,都没有你。”

情感外露,让你难以接茬。


“我很想你,真的很想。我迫不及待地回国,你却成了别人的女朋友。乔乔…我。”

小熊快哭了,深情的眼神,闪着泪光。

是酒精的加持,还是海风的推动?又或是面前女人的低头不拒绝?无一不催促着他亲上去。



身后的屋子里,兄弟们都在吵闹喝酒。

屋外的阳台上,一对深情的男女正在相拥。



严浩翔所不知道的是,他离开的三年里,你都在默默的关注着他。新歌、外务、vlog、自拍等等等等,哪一个不是看了千千万万遍。只能隔着屏幕,聊表思念。

你哪里舍得分手,当年的一时冲动,隔阂了相爱的两个人。

从此他在汪洋的另一端怕你忘了他,你在大陆的这一头偷偷的想念。


直到张真源向你表白。

你们才偷偷的在一起,放下过去,可明明没有世俗的压力,两个人却一直互相愧疚。


相爱好难。
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14

“全世界还有谁,比我们还绝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我应该去爱你》


正文:

张真源乖乖坐好,故意沉下身子,仰着头,含笑看着你。

“姐姐,你不疼我了。”

“以前都会主动献吻的。”

“不会是有了新欢,忘了旧爱吧。”

半隐半现的黑绳,还有窗帘未遮住的一缕阳光,照在饱满的嘴唇上,勾人于无形。


世人常说,上嘴情,下嘴欲。不知道小张张是重情些,还是重欲些。

想到这,你又盯上了他半启的唇。

嗯,确实很好亲。



“嗯?这种时候还开小差?”

张真源笑出了声。

不知道这个“小骗子”在想什么,盯着盯着竟然停住了,还吞了吞口水。

直接亲就好,反正也是她的。




被温柔的敲了敲脑袋,当作提醒。

面前这个求欢的小孩子,想吃糖啦。


加速呼吸,心跳频率,周而复始,乐此不疲。


贴着张真源的下嘴唇,开始探索空间,勾勒唇线,引出诱人的小舌头,纠缠围绕,躲着迷藏。

张真源不老实,搂着细腰,把你拉近,扑倒在他怀里。


若是此刻有人破门而入,一定会以为是你主动推倒了他。

但仔细想想,以张哥这样好的体力,哪是这么轻易就能得逞的呢?

他总是喜欢营造这种假象。

仿佛你才是真的“坏人”,恃强凌弱,霸王硬上弓,白日宣淫,还强抢良家妇男。



当然,刚刚锁了门,自然不会有人来破坏这种天时地利的好机会。



张真源真的学坏了。


故意哼出不舒服的调子,让才动情的你硬是中途停了下来。

“怎么了?”贴着他的鼻梁问。情潮未退,眼眶还是红红的。

“牙齿磕到了。”嘟囔着嘴。

“那我…小心点儿?”

非得这个时候停下,这个男人怎么忍得住的?

他没回答,仰着头,又贴了上去。


严丝合缝的,偶尔留出片刻的缝隙,让你喘息。

只不过,主导权变了。

或者说,其实,主导权一直在他那儿?

来不及多想,思绪沉沦。身后杂事全抛,只在乎一时的温热。



他,真的,好会亲。


跟随着他的“脚步”,你被诱导寻找着迷人的“它”。

张哥像是在玩欲擒故纵,让你好一阵捉急。

有的时候,放出一丝信号,勾勾手指,假意玩着迷藏;有时又强烈拒绝,你只能攀着身体,主动示好,摸着他的手十指紧扣,求他放行。时急时缓的节奏,也不由你掌控,唯一能做的,就是化身成为一艘小船,随波逐流,去适应大海捉摸不定的浪涛。难舍难分的两人,完全贴合,没办法,你只能靠他维生。



突然睁眼,张真源看着舒服闭眼的你,恶狠狠地咬了上去。

下唇被撕开了一道口,腥腥的铁锈味瞬间充斥味蕾。

丝丝麻麻的痛觉,惊醒了沦陷爱河的你。

张真源又舔了舔继续渗血的嘴:“姐姐刚才弄疼我了,这是惩罚。下去吃早饭吧。别让他们等久了。”

起身推开已经发软的你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

房间失去了温度,火热的体温却迟迟不降。

你照着镜子,端摩着脸。

咬痕不大,在嘴唇的下方,血也开始停了,只是红肿的嘴唇,任凭谁都会一眼发现。

满脸羞红的情潮,暗示着事件的激烈。



怕被发现,贴了个肉色的ok绷,就匆匆下了楼。

七个人都在。




“看来早饭不用吃了。”

严浩翔直视你,又发话了,你暗叫不好。



“应该已经被某人wei饱了吧。”



小熊摸了摸自己的下嘴唇,凑到你的耳边:

“你知不知道,什么叫欲盖弥彰?”
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13

“不知不觉我爱上了他,想方法去表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勇敢爱》


正文:

不知道大壁虎是怎么脸不红地说出这样一句话的。

反正,你害羞了。

心动了。

停不下来了。


渐渐凑近的脑袋,轻啄着微凉的红唇。小心翼翼的试探,见你不躲闪,吸允着柔软,索取每一个角落。大手托着你的腰肢,按着头。哼哼唧唧地亲了半天,最后贴着你蹭蹭脑袋,表示意犹未尽,还不够。

“姐姐,以后能不能多亲亲我?”

眨啊眨眼睛的小奶狗,让人难以拒绝。


怎么拒绝?

或者,不拒绝?

那张真源怎么办?

我…



{在哪?}张真源发来微信。

突如其来的信息像捉奸一样,猝不及防。

把那颗蠢蠢欲动的红杏,又摁回了自家的枝头。

{出去买早饭了。马上回来。}

只能撒谎了。

总不能坦白说,在和你的兄弟接吻吧。



回家的路上,气氛还真是冰火两重天。

怕被发现的你,眼神忽闪忽闪的,啃着手指甲,害怕张哥的温柔质问。

旁边那个傻傻的大壁虎,止不住的笑意,恨不得把脑袋伸出去,喊一声:“我亲到啦!”

果然,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吵闹。



下了出租车,远远地张哥就在门口等着了。

“跑哪去了,人生地不熟的。”张真源接过众人的早餐。

“买早餐嘛,嘿嘿。”心虚的冲他笑笑。

“小乔姐和我一起去的,不会迷路的,放心吧张哥。”宋亚轩从后面赶来,抢先进了门。

“你也进去吧,小骗子。”张真源跟着进了门。

“啊。”




!!

张真源笑着喊我“小骗子”。

不会是被发现了吧。

求求了,最怕张哥这种笑里藏的表情了。

张哥一笑,神魂颠倒,然后,腰酸背疼?



慢吞吞的进了屋,发现大家都在。

除了贪睡的耀文还有心情未平的马嘉祺。



“你也出去了?宋亚轩?”大哥发问。

“嗯。”萨摩耶摘下口罩,嘴角的笑意,藏都藏不住,恨不得告知天下人,你们不单单只是出门买了早饭这么简单。


“稀奇啊。头一次见亚轩起的这么早。”严浩翔端着咖啡,走向餐桌。

试图用咖啡弥补睡意,严浩翔原本也打算带去你出去,奈何被早起的大壁虎截了胡。

果然,早起的鸟儿有虫吃。

早起的轩轩自然也有美人在怀了。




“你指甲怎么了?”严浩翔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你手上。

“又啃指甲了!”

“让我猜猜,难道是…做——贼——心——虚吗?”


严浩翔一如当年,还是不那么给面子,喜欢当众挑破。

“你不会做了什么对不起张哥的事吧?”

“趁大家都在,要不说来听听。”



慌!

很慌!

一时间目光聚集。

狡黠的光,从严浩翔的眼里闪过,暗示着他的恶趣味又爆发了。

起早了发现你不在,又要和其他人竞争,关键是还有个正牌男友在。

邪恶的小熊非要让你难堪。

何况,看宋亚轩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,怕是得手了。

真是想想都气。



“别瞎猜了,浩翔。乔乔买早饭去了。”

张真源却出乎意料的当众帮你解围。


难道…他没发现?

那他为什么叫我“小骗子”?

还有那看透不说透的笑,实在是耐人寻味。


{上楼来。}

微信又响起了。

你偷偷地溜回房间。


“小骗子?嗯?说说,早上到底干嘛去了?”张真源坐在你床上,好看的眼睛饶有趣味的盯着你。

你反手锁了门,咬咬下嘴唇,语气放软:“去买早饭了嘛。”

“哦,那宋亚轩怎么和你一起回来的?”张真源把你拉进怀里。

“就,恰巧…呃…碰上了。”



怎么办?

藏不住了。

光看着张真源的眼睛,就差点被“严刑”逼供。

更别提两个人越来越近的距离,暧昧的氛围,让人招架不住。

在张哥温柔的“暴力”下,谁都难以幸免。



“好吧。那你还没有给我早安吻呢!出门太早,还没来得及和你要。”

两人的距离到了一定阶段,张真源就不再靠近了,这时候提出这种要求,摆明了是让你主动。

好嘛,做了亏心事,主动些也是应该的。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6

“像若无其事,又像孤注一掷。要怎么启齿,这深藏的心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暗恋是一个人的事》


正文:

固定好机位后,工作人员陆续离开。

偌大的别墅空了许多。少年们都忙着收拾行李。


“乔乔,跟我来。”张真源把你带往三楼,打开了一间新的房间。

“就住这吧。离我近。”关上门,张真源将你搂入怀中。

“今天没事吧?看到你不见了,我又没办法脱身。我真的害怕,再次失去你。”闻着发间淡淡的香味,一个无助的小孩在寻找安全感。

你拉起袖口,藏起红肿的手腕,拍了拍他的后背,表示安慰。



“小乔姐,补妆啦。”

“来啦。”

你亲了亲小孩的脸颊。

“晚点聊。”



收拾的差不多了。

大家准备出门买点东西,庆祝浩翔回归。

马嘉祺、刘耀文和贺峻霖出门采购,剩下的留在家里装饰别墅。

“小乔姐,你跟着去吧。耀文这孩子容易晒黑,你提醒他涂防晒。”

“好,记住了。”



三个高大的男人,一进超市,就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
没办法,身材太优越了。

“这个这个,亚轩儿喜欢。”

“还有翔哥的芝士!”

“哇,彩虹糖唉!马哥你吃吗?”

“辣条,辣条……”

刘耀文果然是个孩子。


马嘉祺推着车渐渐落后,不经意地走到你身边。

“睡的好吗?”

“嗯,什么?”

“我的衣服是不是该还给我了?”

你反应迟钝,突然想起那件黑色的风衣外套。

“啊,谢谢。我收好了,回去就拿给你。”

“不用和我客气的。弟妹。”

马嘉祺撇了你一眼,加重了最后两个字。

赤裸裸的敌意,你不知道哪里惹到了马嘉祺。


满载而归。甚至还买了啤酒,好在除了刘耀文大家都成年了。

晚餐是在海边。

夕阳,沙滩,少年,浪漫。

热闹非凡,把酒言欢。



宋亚轩弹起了吉他。


“怎么 雪落不停 却落不了你 我要怎么期许 ”


——他在人群中寻找身影。


“怎么 雾渐不聚 却见不了你 我要怎么期许 ”


——然后,抓住你了。


“怎么 花还不现 月还不缠绵 ”


——小孩害羞的看了眼脚尖,又直直的盯着你。


“我会 多等一天 偷看一眼 幻想一整年 ”


——开始他一个人的告白。


“我不要醒 我就要你 ”

“我就要你 ”

“就要你 ”


唱醉了,迷倒了众人。

月亮也喝醉了,被乌云包裹,开始缠绵。



酒过三巡,录制结束。刘耀文扶着他几个微醺醺的哥哥走回别墅。

贺峻霖喝的不多,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,看着危险。你走过去搀着,送至房间。


“别走。”

“你没醉?”

“就这点酒,还想难倒我?过来,给我看看你的手。”

贺峻霖拉着你坐到沙发上,挽起袖子,轻轻地托着你的手腕。

热毛巾一触碰,你就被刺激的缩回了手。

“很疼吧。害得你受伤了?抱歉。”贺峻霖歉意的看着你。

“没事。如果你受伤了,心疼的人更多。”



“那你也会心疼我吗?”
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5

“心里的屿,空了一世纪,多愿是与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漫烂》


正文:

平面拍摄结束了,公司趁热打铁办了一场七个人的回归团综。

地点选在了山东青岛,租了一个海边大别墅。


昨天被迫去当了模特,又受了惊吓,今天还起了个大早,一上飞机,你就沉沉睡去。

但是张真源没有对外公开过你们的关系,只有几个兄弟知道。

虽然包机了,但工作人员都在,张真源不方便照顾你。

他只能坐在后排,时不时向前望一眼。


团综开始录了。

第一个场景就在飞机上,需要成员们玩个游戏,决定这次的选房间顺序。一共三个单间和两个双人间。单间都在二楼,超大视角的海景房和落地窗。双人间在三楼。顶层有个露天泳池。


开始玩游戏,张真源和严浩翔都各自心怀鬼胎,但明面上的兄弟情,还是要装一装的。


一顿操作下来,严浩翔凭智慧喜提第一。奈何这个游戏玩的不是智力,是运气。第一个抽签的严浩翔又再次“喜”提了双人间,更惨的是,和张真源一间。刘耀文偷笑,盯着前面熟睡的你,打起了歪心思。


最后结果:

双人间:张真源  严浩翔 /马嘉祺  宋亚轩

单人间:丁程鑫  刘耀文  贺峻霖



录了小半个时辰,准备下飞机了。你被喊醒,身上盖了一件男人的外套。外套上的香水味有些清冷,是不熟悉的味道。


“我要打头阵,在前面开路。你在后面跟着工作人员慢慢走,别受伤了。还有,晚上见。”张真源给你发了条信息。

“放心吧。”不确定外套的主人,你把它收拾好,跟着下了飞机。



粉丝尖叫,沸腾,拥挤。

什么叫人山人海?什么叫寸步难行?

这一刻,深有体会。



保镖护着他们七个人,隔离人群,你混在工作人员的队伍中。


最末端的贺峻霖被挤的摇摇摆摆,耳机盒被撞了出去,飞到了粉丝们的脚下。你赶紧跑了过去,解救它,起身的一瞬,被人狠狠踩了一脚,顾不得多想,飞快的递还给贺老师。


“没事吧!”

“没事,快走吧。”


回神的一刹,人潮川流不息,熟悉的人不见踪影。你像一个格格不入的人,孤零零的站着,所有人都在与你擦肩而过。陌生的城市,匆忙的行人,还有未知的混乱,无助、迷茫以及恐惧。


“跟我走。”

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。一个带着黑色帽子和口罩的男人,拉着你小跑出了机场。


“唉,那不是丁程鑫吗?”

“怎么可能!哥哥刚才已经上车了,我亲眼看到的。”

“可是真的好像哦。”

“哎呀,那个人拉着他女朋友呢。肯定不是的。走了走了。”



好在有惊无险,被丁程鑫带上了车。

“上车吧,别让真源担心了。”

“嗯,谢谢。”



终于抵达别墅。

经纪人在给少年们安排工作。

“是这样的。虽然是团综,但本质上还是为了庆祝浩翔回归,你们在录制节目之余可以自己安排时间,好好休息,好好放松,恢复精力投入到以后的工作中。”

“为了给你们一定程度的自由,整栋别墅就你们自己住,我们会固定好机位,然后留几个小助理和化妆师。”


“你们想留下谁啊?”


“她。”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4

“不懂你的黑色幽默,想通却又再考倒我。说散你想很久了吧,败给你的黑色幽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黑色幽默》


正文:

最后一位,是严浩翔。

也是你最不想面对的。


你呆呆地在场地中心坐着,他就向你而来。


三年未见,少年的五官更锋利了。优越的下颚线,像一把刀。趁你不注意,搁在了你的肩上。上手也很麻利,毫不掩饰地把你搂入怀中,像在宣示主权。


你不敢与他对视,紧张的看着他身后的背景板,企图寻找一个参照物。


严浩翔看人本就深情,此时的眼神更是说不清道不明。

是爱吗?是恨吗?还是遗憾或不甘?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他几经沉浮,终于回来了,又哪肯善罢甘休呢!



“好久不见。”声音还是那么有磁性,让人意乱情迷。


“嗯,好久不见。”


“我该怎么称呼你?张真源女朋友?”严浩翔盯着你的侧脸,嘲讽地问了一句。



拍的很快,多亏了这个“演员”。


目光炽热,好像恨不得掐死我的严浩翔,在导演的眼中却是深情款款。



你逃也似的溜走。躲在服装室门后喘着气。视线太压迫了,像是一种审判,让人透不过气来。


“啪”灯被关了,门被反锁。

突然响起的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你开始害怕,随便拿了件衣服披上,躲在角落不敢出声。




“啪…啪…啪”是皮靴的声音。

脚步声不大,但很清晰。

每一步都透露着行踪,不急不忙,徐徐图之,像是猎人正打算去欣赏已经上钩的猎物。

血液倒流,鸡皮疙瘩起来了,全身的神经瞬间紧绷。




谁?




一个黑影闪过,还没来得及反抗。


粗暴的吻就落下。


你开始挣扎,试图用手隔开两个人的距离。


奈何躲在墙角,地势不利,被人轻而易举的圈禁住。


一顿纠缠,妆花了,口红蹭到了下巴上,头发也乱乱的,贴在耳后和脸上。


脖子上的冷汗暗示了这场亲吻的不愉快。



“女朋友?嗯、”

“真是可笑。”

严浩翔很白,在黑暗中也很明显。


“我刚刚看到你和张真源在这里接吻。现在,我也在这里亲你。怎么样?和我偷情,刺激吗?”


“或许,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你和张真源也背着我偷过情?”


“你别胡说。”你诧异地抬头看着他,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差点儿就要掉落。


严浩翔盯着你,怕错过一丝表情。


故人。这种东西,一旦重提,就会勾起许多过往曾经。人总是爱自己的多,所以对那些与自己分享过美好过去的人,总是要更亲切些。


他终究是败下阵来,不舍言语伤害。


“真相如何,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“我既然回来了,局势就不由你们掌控了。”



灯没开,但严浩翔走了。


走廊转角投下了一片阴影,马嘉祺走了出来,盯着严浩翔离开的背影,看了好一阵,也兀的离开了。马嘉祺也不是什么恶趣味,喜欢听墙角。只是拍摄时那欲盖弥彰的浅浅吻痕,勾起了他的兴趣,想一探究竟。


可惜,他找错了人。



刘耀文一觉醒来,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。


觉睡的倒不错,酣畅淋漓;只不过,裤子湿了,有点难受。


青春期的男孩如临大敌,一时慌了阵脚。可怕的不是meng yi ,是梦中的你。



但,



情爱本就不该遮遮掩掩,欲望又何必沉敛含蓄。


他想姐姐,很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