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沉

少年与诗 骑士与剑 爱与温柔

【鑫我】糟糕!倾慕的大人是狐狸!

🚒🚒🚒

狐族失忆公主(以下犯上)

✖️

位高权重占星师(坑蒙拐骗)


“幺幺,喜不喜欢像我一样的小狐狸🦊?”




正文:


我是一个普通的人类。

这是丁程鑫捡我回来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


他说他也是。

我不信,从我在岸桥下看到他的第一眼起,就敏感地闻到了他身上橙花味下掩盖的狐狸骚味。


但我失忆了,此刻揭穿他并不安全,又见他生的好看,别无选择,只能乖乖地被他棱骨分明的大手牵着,一路走回了称为“探星阁”的地方。






我发现我的嗅觉很灵敏,听觉也是,于是主动帮他打起了下手。


虽然,每次都是帮倒忙。


“嘭!”

占星仪倒了。


“幺幺!”

丁程鑫蹙着好看的眉眼,放下笔,有些无奈的看着我。


“大人…呜呜呜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”

我发誓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虽然已经是这个月第八次撞倒它了。


好在,丁程鑫心灵手巧,没一会就修复了。







在我几天的观察下,发现这位好看的丁大人并不是徒有其表,似乎还是个厉害的角色。


每天都有各色各样的“人”来拜见他,言谈举止毕恭毕敬,好像在商量着什么国家大事,唯一让人疑惑的就是他们都穿着厚厚的斗篷,就连脑袋也罩了进去。


斗篷下鼓鼓囊囊的,似乎藏着什么宝物。


我好奇极了,偷偷躲在主殿外,悄悄地打量着他们。


身披红衣的女子说:“大人,如今女王已老,最小的公主正值进化,却不见踪影,这可怎么办呀?”


“是啊,公主不见了,我们狐族的大统将有谁来继承呢?”旁边的男人附和。


“大人,求您卜上一卦,看看公主是死是活,狐族的命运将通向何处啊?”

一群人向他跪拜。




“进化”?


“狐族”?


他果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简单。

我慢慢撤离,躲起来消化信息。







是夜,魁星入阁,灯火通明。


丁程鑫的房间亮起了光。


我为了一探究竟,小心翼翼地推开木门,钻进房间。


隔着屏风,热气腾腾,仙雾缭绕。


探出脑袋偷偷望去,丁程鑫脱下了白色的罩衫,背对着屏风,雪白的肌肤像奶油一般,让人鼻血直流。


然后是亵裤。


细嫩的脚踝,笔直的小腿,强劲的肌肉,在往上,是一条毛茸茸的尾巴。




尾巴!




这是只有狐狸才会有的尾巴!



我诧异地往后退,却撞到了台阶。


“谁?”


一瞬间丁程鑫穿戴整齐,走了出来,只有尾巴还招摇地露在外面。


“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啊。”


他扶起跌落在地的我,黑色的眸子闪着异样的光。


 (看这)


———几年后———


“爹爹,你说人和狐狸真的可以相爱吗?”


丁灵小朋友刚刚继承大统,就踉踉跄跄地跑过来扑在丁程鑫怀里。



丁程鑫搂着小情人,亲了一口回应道:“当然可以啦,只要他们生出小狐狸🦊。”







前情:


狐族的继承制与人类不同,采用母系社会,并且选择幺儿继承大统。


恰逢女王生病,可最小的公主却又不见了,狐族上下一片混乱。


占星师丁程鑫在岸桥找到进化期中失忆的公主。




🌹🌹🌹

以下犯上:

        公主虽然身份高贵,有权力,但占星师属于精神领袖一般的存在,地位更是不可撼动,所以算幺幺高攀。



坑蒙拐骗:

        丁程鑫明明识得公主,却让她以人类的身份与之相结合,两人本来就能生出小狐狸,“试试”只是哄骗的借口。

评论(20)

热度(1274)

  1. 共64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