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沉

少年与诗 骑士与剑 爱与温柔

【鑫我】糟糕!倾慕的大人是狐狸!

🚒🚒🚒

狐族失忆公主(以下犯上)

✖️

位高权重占星师(坑蒙拐骗)


“幺幺,喜不喜欢像我一样的小狐狸🦊?”




正文:


我是一个普通的人类。

这是丁程鑫捡我回来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


他说他也是。

我不信,从我在岸桥下看到他的第一眼起,就敏感地闻到了他身上橙花味下掩盖的狐狸骚味。


但我失忆了,此刻揭穿他并不安全,又见他生的好看,别无选择,只能乖乖地被他棱骨分明的大手牵着,一路走回了称为“探星阁”的地方。






我发现我的嗅觉很灵敏,听觉也是,于是主动帮他打起了下手。


虽然,每次都是帮倒忙。


“嘭!”

占星仪倒了。


“幺幺!”

丁程鑫蹙着好看的眉眼,放下笔,有些无奈的看着我。


“大人…呜呜呜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”

我发誓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虽然已经是这个月第八次撞倒它了。


好在,丁程鑫心灵手巧,没一会就修复了。







在我几天的观察下,发现这位好看的丁大人并不是徒有其表,似乎还是个厉害的角色。


每天都有各色各样的“人”来拜见他,言谈举止毕恭毕敬,好像在商量着什么国家大事,唯一让人疑惑的就是他们都穿着厚厚的斗篷,就连脑袋也罩了进去。


斗篷下鼓鼓囊囊的,似乎藏着什么宝物。


我好奇极了,偷偷躲在主殿外,悄悄地打量着他们。


身披红衣的女子说:“大人,如今女王已老,最小的公主正值进化,却不见踪影,这可怎么办呀?”


“是啊,公主不见了,我们狐族的大统将有谁来继承呢?”旁边的男人附和。


“大人,求您卜上一卦,看看公主是死是活,狐族的命运将通向何处啊?”

一群人向他跪拜。




“进化”?


“狐族”?


他果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简单。

我慢慢撤离,躲起来消化信息。







是夜,魁星入阁,灯火通明。


丁程鑫的房间亮起了光。


我为了一探究竟,小心翼翼地推开木门,钻进房间。


隔着屏风,热气腾腾,仙雾缭绕。


探出脑袋偷偷望去,丁程鑫脱下了白色的罩衫,背对着屏风,雪白的肌肤像奶油一般,让人鼻血直流。


然后是亵裤。


细嫩的脚踝,笔直的小腿,强劲的肌肉,在往上,是一条毛茸茸的尾巴。




尾巴!




这是只有狐狸才会有的尾巴!



我诧异地往后退,却撞到了台阶。


“谁?”


一瞬间丁程鑫穿戴整齐,走了出来,只有尾巴还招摇地露在外面。


“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啊。”


他扶起跌落在地的我,黑色的眸子闪着异样的光。


 (看这)


———几年后———


“爹爹,你说人和狐狸真的可以相爱吗?”


丁灵小朋友刚刚继承大统,就踉踉跄跄地跑过来扑在丁程鑫怀里。



丁程鑫搂着小情人,亲了一口回应道:“当然可以啦,只要他们生出小狐狸🦊。”







前情:


狐族的继承制与人类不同,采用母系社会,并且选择幺儿继承大统。


恰逢女王生病,可最小的公主却又不见了,狐族上下一片混乱。


占星师丁程鑫在岸桥找到进化期中失忆的公主。




🌹🌹🌹

以下犯上:

        公主虽然身份高贵,有权力,但占星师属于精神领袖一般的存在,地位更是不可撼动,所以算幺幺高攀。



坑蒙拐骗:

        丁程鑫明明识得公主,却让她以人类的身份与之相结合,两人本来就能生出小狐狸,“试试”只是哄骗的借口。

【轩我】“浴霸”不能

各就各位,轩轩's showtime 现在开始!



正文:


我家小孩平时看着挺帅的,除了偶尔模仿模仿壁虎,学学小学生黑化之外,脑子还算正常。



他天生就有一颗为了音乐热血沸腾的心。

只要给他话筒。

哦,不。

只要他想,哪儿都是舞台。

当然,也包括浴室。







宋亚轩轩小朋友从小就有一个癖好,喜欢边洗澡边唱歌,最关键的是,他还不关门。



美其名曰,可以让媳妇儿正大光明地看他。

谁要看裸体!

咳咳……

言归正传。







今天晚饭吃的早,宋人头先生早早地开启了他的“麦霸”之旅。



“浴霸准备、暖气准备、淋浴喷头已就绪,好的,让我们把舞台交给今晚的表演嘉宾———伟大的、拥有天籁歌喉的宋树立先生。”


大壁虎一鞠躬。



“大家好,大家好,又见面了,我是宋树立。”


露出十六颗牙齿微笑示意。



“一天没见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我呢?沐浴露,你来猜猜,我今天唱什么歌?”


开始强迫沐浴露这个“老观众”说话。



“咳咳,不卖关子了,轩轩‘s showtime 现在开始。”


沐浴露松了一口气。



“我还有想要…爱你的冲动………我记得你在背后…也记得那块猪肉………我也不知道我在唱什么…我也知道我很快乐…”




K歌之旅开始了,唱到激动人心的时候,也会情不自禁地扭起来,那陶醉的模样,让人匆匆一瞥,就再也不忍直视。







“扣扣扣。”

门被敲响。


我急匆匆地去开门,是楼上的邻居。


“有没有点素质啊!怎么天天唱歌,扰民啊懂不懂!唱的还难听死了,孙燕姿听到会被气死吧。今晚‘沐浴露’,明天‘洗发水’的,后天是不是还要‘身体乳’啊!你家开大杂烩的呀!要唱歌就去KTV,再听到一次我就投诉啊!”


“对不起对不起,家里小孩不懂事,抱歉啊,不会再有下次了。”


我面带微笑地送走邻居,关上门,河东狮吼。


“宋!亚!轩!”

“给我住嘴!”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21

“我最习惯你温柔的叫我宝贝,和我缠绵了一整夜爱如潮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口罩》


正文:

醍醐灌顶。

你不可思议地看了眼严浩翔,又害羞的低下了头。


这叫什么事啊!

哪有亲生父亲自己主动上门找孩子的呀!

真是羞愧死了!


“好吧,你说是就是。”

你只得点头认同。


“你不相信?”

严王从高处看着你的发旋。

“要不,我再详细讲讲细节,比如,这个孩子准确的出生时间……?”


越发离谱,你垫脚捂上他的嘴:“打住,打住,我认了,心甘情愿的那种,别说了。”


说完,转身跑上了楼。





“哎,乔乔,去哪啊?”

丁程鑫看着你落荒而逃的背影问。


你羞的脸红,没理他。


“别争了,人都跑了。”

大哥摆摆手,拉开胶着的众人。


严浩翔此刻才哼着小曲儿,慢悠悠的走进来,心情大好。


“翔哥,你说了啥?”

山东大汉好奇。


“没啥,不过她晚上选择和我睡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贺峻霖问。


“我要当爸爸了!”





“什么!{怒音}”

“what!”

“不可能!”





“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成语,叫‘百步穿杨’?”

严浩翔咧嘴笑,摇头晃脑地上了楼,去寻找小娇妻。


丁程鑫瞪大了眼,不愿接受这个事实。


马嘉祺满脸荒唐,心想:老马家双胞胎的优良基因还是没用上,笑笑什么时候才能来啊。


宋人头先生贡献出了今日第一个怒音。


刘耀文还没从被剥夺“亲生父亲”头衔的痛苦中缓过神来。


张真源最惨,辛辛苦苦忍了这么久舍不得碰,最终竟然给他人做嫁衣。


贺峻霖也是一脸说不出的苦涩。






当晚,在一众哀怨而沉寂的目光中,“艰难”地吃下了晚餐。


只有严浩翔东夹一筷西舀一勺,全放在你碗里,生怕饿坏了他心爱的两个小宝贝。


“要不,明天去医院…再检查一下吧?”

张真源不甘心,试探性地开口。


“嗯嗯,我同意,万一是我的呢!”

狼崽眼里放光,频频点头。


六个人怒视他。


“你觉得呢?毕竟孩子是你的。”

马嘉祺递来纸巾,温柔的问。


“好,那…就去看看吧。”

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下,你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
晚上他们为你单独腾出来了一个房间,没让严浩翔靠近你。





翌日,晴,阳光大好,万物可爱,鸟语花香,喜事降临。

这是严浩翔眼里的世界。



翌日,臭太阳,晒得人热死了。怎么这么堵啊!吵什么吵!这歌难听死了!

这是其他人眼里的世界。





———医院———


挂了专家号。

七个人都被关在门外,注视着你一个人进去。


“坐这,身体哪里不舒服吗?”

医生亲切的询问。


“可能…怀孕了。想做个无创DNA。”


“几周了?身体有什么反应?月事来了吗?”


“三周了。肚子一直不舒服,老是恶心呕吐。这个月还没来。”


“这样吧,先别做无创了,先去验个尿吧。”


“好。”





一系列操作后,拿到化验单,刚刚走到门口。


“等等,让你老公一起进来。”


大男人们一拥而进,空间瞬间缩小。


“你老公进来就行,不用这么多人!”

医生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。

好家伙一个个都戴着口罩、墨镜,一身黑,不知道的以为他们集体抢劫呢。

把他的病人围得密不透风,他只能发出警告。见他们一个都不动,又疑惑的看着你。


“一起听吧,她不介意的!”

马嘉祺提议。


“嗯,我们都是家属。”

张真源紧张的捏着手,满手的汗没处擦。


“行吧,行吧,化验单给我看看。”







半晌。

医生抬起了头,犀利的眼神,嘴角勾出一抹冷笑。


“哪个你是老公?”


“这这这。”

严浩翔从后面挤了进来。

“医生,孩子怎么样?”


“哼,孩子!闹呢?玩呢?搁我这儿扯犊子呢?”

“哪来的孩子,哪来的孩子?”

“这是啥,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,她是个处女。”

“你跟我说孩子能从哪来?”

“你告诉我怎么怀的孕?”

“石头缝里蹦出来昂!”

“真是胡闹。”



严浩翔不相信的追问:“医生,你再好好看看,是不是哪弄错了?”


“十几项检查结果都在这儿了,恶心、呕吐,这不是肠胃病吗?胡吃海喝,生冷不忌,放飞自我,月事能不推迟啊。咋啦,你们小年轻来我妇产科找刺激啊。”


“不应该啊。”严浩翔连忙回忆。


医生无奈的摇摇头,又突然眼睛放光般的盯着他。


“不会是,你…不行吧?”

关切的眼神无声的诉说着一切。


“怎么可能?”

严王暴躁。


“哎,没事。早发现,早接受,早治疗嘛。孩子总会有的。你可不能抱着消极的心态啊。我认识很好的男科医生,要不推荐你啊。哎,哎……你…你别走啊,化验单不要啦…”






———车上———


“哈哈哈哈哈哈,九敏,九敏,笑死我啦!哈哈哈哈哈哈,翔哥好惨…………”

人间开水壶上线。


“‘百——步——穿——杨’,嗯~,了解了,了解了。”

小贺在线精准打击。


“浩翔,你…哈哈哈,你别气馁…哈哈哈,继续加油,下次…一定…行…哈哈哈。”

马哥拍拍肩膀,以示‘安慰’。


“翔哥,你看,就我把你当好兄弟,我没笑,噗,我…没…笑………”

幺儿憋不住了,嘴巴笑成了心形。


张真源知道这样不好,但欣喜若狂怎么藏得住呢,顾及兄弟的面子,只能捂着嘴偷笑,脸上憋成了猪肝色,笑弯了眼。


“高级,哎。真秀,哎。嘿嘿,不愧是你啊!”

大哥摘下口罩,红嫩的嘴唇咧得更开了。




小熊赌气的坐在最里边,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,一个人独自怄气。


“去哪?”司机问你。

“先回宿舍吧。”



你翻阅着手机,脑袋里打起算盘。

七夕快乐!

文轩贴脸。

晚上删。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20

“美神在人间,娇羞又自谦,爱神在眨眼,别假装沉默寡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《your good girl 》


正文:

被架上了飞机。

是的,没错。

绑架的架。


七个大汉围得你水泄不通,频频引发过路人的关注。

男人们生怕你磕了碰了,总算小心翼翼护送上了飞机。



八个人,两两相座。

“准爸爸”刘耀文磨破了嘴皮子,才如愿以偿地坐到你身旁。

你此刻脑袋有点晕,不舒服地躺在座椅上,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待着。


身旁的小狼崽却丝毫没察觉到,还停留在被哥哥“疼爱”的欣喜中。

“幺儿,你说咱们的宝宝叫什么呀?”

亮亮的眼睛透露着内心的喜悦,刘耀文开始一个人的独白。


“肯定是女孩,就叫刘耀兰怎么样?就我这颜值,我女儿肯定贼拉好看。”

哇啦哇啦的嘴巴停不下来。

你不舒服地看着他,脑袋被吵的更疼了。

老天爷,好想把他的嘴堵上。


“要是不小心是个男孩,怎么办?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呢。”

啊,好想揍他。


“我想想,丸子……叫刘耀丸,怎么样?”

默默捏紧了拳头。


“我看是你要完!”

还没来得及骂出口,就被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送去了卫生间。



“婆娘!”

看着你一阵狂奔,刘耀文脱口而出,跟了过去。

剩下六个满脸荒唐地盯着小狼崽。

怎么办?想打人了!这小子真是得寸进尺!



刘耀文在门外焦急地等待。

“婆娘,你怎么样啊!是不是不舒服?昂?”

“婆娘,你不能有事啊!”

“婆娘,开开门,让老公看看吧!”

“婆娘,我………”



“刘耀文,你能不能闭嘴!”

一门之隔,你在里面恶狠狠地威胁他。





远处的严浩翔,一脸凝重地盯着两人。

独自反思。

孩子是他的,他可以确信。


那晚只有他碰了她。

他太了解身边这些“衣冠禽兽”了,虽然平时个个都像猎物一样盯着面前这个可口的小白兔,必要时骗取一些亲亲抱抱,可真到了关键时刻也怂得很,哪能一次醉酒就交待了呢?


勇还得是他严王勇!


只是,他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他不确定乔思韵是否愿意重新和他在一起,是否愿意与他孕有一子,是否愿意和他白头偕老。


用孩子威胁?

这样的手法,不够大度,他也不屑。

可意外却发生了!

一个两个都争做孩子的父亲,他得想想办法,怎么才能名正言顺地拿回“亲生父亲”的头衔。





下了飞机。

在你的无效抗议下,终是被带回了七个人的宿舍。

你一脸不情愿地歪倒在沙发上,哭丧着脸,仇视面前夺你自由的男人们。


“想睡哪个房间?”

张真源假装沉稳,笑着问。


“都行。”

七个人都露出期待的眼神,让人难以抉择,只能将决定权又抛了回去。


严浩翔抓紧时机,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声招呼,就牵着你走到后院。

“先借走一下,我有些话要单独说。”





———后院———


“嗯?要说什么?”你抬头望他。

仔细想想,上次单独聊天还是在醉酒之前。


“你…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

严王深情地注视,试图唤回丢失的记忆。


“不记得了。”

面露难色地摇摇头。


“那老公我不介意帮你回忆一下。”

严王笑了。


“老公?”






———时光倒回——两周前的那天晚上———


“再说一次你爱我。”


严浩翔一怔之后轻轻微笑,看着眼前这个喝醉酒耍酒疯的小“无赖”说:“我……我爱你。”


“你犹豫了三秒。”

你竖起手指,盯着他“幽怨”道。


小熊失笑,轻啄你的鼻头,“我爱你” ;亲吻小嘴,“我爱你”;舔舔颈项,“我爱你”……

锁骨、肩头、下肋……


男人每亲吻一次便接一声爱语。

又起身重新吻上你的唇瓣。

若早知道你喜欢听,他可以说到天荒地老。



他爱她。

炽热的目光细细流连在他面前娇美可人的面容上,满眼深情伴着一丝微醺,就像在看自己朝夕相伴多年依旧情深似海的爱人。


这样的眼神比一万句“我爱你”更动人。



“亲亲我,好不好?”

见他停下了动作,你借着醉酒难过地贴了上去,寻找慰藉。


可是渐渐的,眼神变了,深情化为凌厉,温柔化为掠夺,男人颈间凸起的喉骨不规律地上下滑动,呼吸声愈来愈重,精健的肌肉紧绷出危险的纹理,仿佛矫健的肉食动物正步步逼近已经快要到手的猎物。



“亲亲它,好不好?”

这次换他提条件。

醉眼朦胧,滚烫的贴着什么,沙哑的声线在耳边诱惑。

你只能乖巧的点点头,“好”。


严王收割,白兔入套。




我小号,快康康,有没有什么好用的app推荐?或者这个是什么软件?

(在线等,挺急的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