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沉

少年与诗 骑士与剑 爱与温柔

Q:大大你可以更文轩的那种视频吗?

代餐可遇不可求,随缘吧( •̥́ ˍ •̀ू )


Q:Hello作者!请问,您是不是有快手呀,如果有的话可以告诉我吗

有是有,(>﹏<),但除了看小炸们直播,其他都不看,也不发布任何作品

wai  lian 都补好了!

准备上高速!!!

🚗🚒🚂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23

“告诉她你的爱是炎热夏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0712奇怪—比尔的歌》


正文:


贺峻霖不会知道,他从来都不是玫瑰花的过客。

玫瑰属于后花园,而他是玫瑰的主人。






小甜心从角落钻了出来,跑到贺峻霖脚边亲昵地蹭蹭。

毛茸茸的尾巴轻柔地扫过裤脚,期待主人的爱抚。

贺峻霖抱起小甜心,坐到了远处的沙发上,刮刮小猫鼻子 :“小没良心的,你要换爸爸了。”




最近贺峻霖变得很冷淡,就像当初的马嘉祺一样。


沉默,话少,不苟言笑。

他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。


少年的心事总是这样,让人暗自神伤。

或者说,不被爱的才会这样,独自退场。




乔思韵也发现了这一点。

有的人带着礼物登场,而有的人却拿着玫瑰谢幕。

可贺峻霖不是别人,孤单的小朋友也渴望被爱。






“贺儿,能不能陪我去宠物医院?”

你发出邀请。


“好。”

贺峻霖苦涩地点点头,劝说自己,就当是最后一次,以后她的身侧就是别人了。




眼前的女孩漂亮极了,怀抱着软乎乎的小猫。

阳光暖暖地洒下,风撩过她的秀发,她回头冲我笑。

灿烂又美好。




贺峻霖全程控制着绅士般的一尺间距。

不近不远,朋友的距离。


你细心的察觉了,把怀里的小甜心送去洗澡,正好有意地靠近贺峻霖。


那个腼腆敏感的小朋友。

他似乎需要一些勇气。





“爱不是施舍,也无法强求。”

贺峻霖这样安慰自己。


不去想她,不去爱她,连和她的一点一滴都要推开。


甜心不能碰,照片不能看,就连平常的问候也在颤抖的手中慢慢删去。


可对爱的发出紧急勒令,遭到了更加强烈的反弹。


从你“不小心”碰到他开始。





怎么办?好想靠近。

怎么办?好想上前。

怎么办?好想爱她。

怎么办?

脚步无法控制,爱意肆意蔓延。





窗外的绵绵细雨,是蓬勃而出的爱。

热烈,执着,不肯停息。

困住了一对打算返程的年轻人。




“去隔壁咖啡馆坐坐?”

贺峻霖鼓起勇气。


他不想放弃。


爱一个人很难,放弃爱一个人也很难。


他不想再把爱意放在心底。

说不出口的爱,会让人摇摆不定。


所以这次,他想问问。

主动一点。

大胆一点。

坦露心迹。






“你…确定了吗?”

男孩小心翼翼地询问。


“确定什么?”

女孩不解。


“和他在一起。”

他?严浩翔?张真源?还是……


你不知道怎么解释,愣在了原位。




贺峻霖不明白女孩的沉默。

难道……


他只知道,既然严浩翔能从张哥手中把她抢过来,那他是不是也可以?


嫉妒涌上心头,难以收拾。




“能不能…多爱我一个?”

“我很乖的,姐姐。”

“和我谈恋爱吧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
群:672686272

微博:慕卿LS

【团我】七倍love 22

“等一个自然而然的晴天,我想要带你去海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想去海边》



正文:


没有怀孕实在是太好啦!!!

胡吃海喝,自由自在的日子又回来了。

看来某人酒量一般啊。

哈哈哈!



好吧,收敛着点吧,严浩翔回旋镖似的眼神一直往你的方向扫。






“欢声笑语”回到宿舍。

一下车严浩翔扛起你就往房间里跑。



“干嘛,放我下来!”猝不及防被杠着就跑,弄得你很不舒服,趴在严浩翔肩膀上乱动。


严浩翔一手抱着腿,一手拍在你屁股上,上着楼梯:“安静点,别闹。”





把你抛到床上,转身飞快地反锁上门,严浩翔解开外套就按着你的手扑上去。


“干嘛呀,这是……白日…宣淫?”

你好看的杏眼挑逗着他,含水的双眸试探性地盯着。


“我明明记得……我…做了呀!”

严王咬咬后槽牙,艰难的吐出几个字。


“噗呲…哈哈…会不会是香香宝贝‘做——春——梦’了呢?”

好嘛,不能说他不行,得给他找个台阶下。


小熊嘟起嘴吧,委委屈屈地眨巴眨巴桃花眼,不愿承认。

“不行,你欠我个孩子。”




“嗯?”

什么意思哦?你疑惑地看着他。


“我想要个孩子。只属于我和你的孩子。”

严浩翔一脸严肃,不像是开玩笑。


“现在?”

你问。


“嗯。”

严浩翔郑重地点点头。


“可是……我…现在…没有感觉哎……”


“感觉?”

严王动起脑筋。


“或许,你想在真源或贺儿的床上做?”


“你疯啦!”

你满脸荒唐地看着他,严浩翔就是会玩!


“选一个。快点。”

严浩翔等不住了。


“不要!”


“那我帮你选。”







半晌 。


“扣扣扣。”


张真源含蓄的悄悄门:“浩翔,该放过她了吧。”


严浩翔艰难地仰起头,从下面起来,附上身去折磨面前已经红肿的嘴巴:“回答他。”


眼里都是水汽,你拒绝与他对视。


“快说,不然再来一次。反正手已经湿了。”

严王威胁。


“说什么…啊…”

你羞愧地问。


“就说你的感受啊……比如很爽?很快乐?我很厉害……什么的…”

严浩翔“友情”建议。


“不要……”

你推开严浩翔,咬着下唇瓣。


外面的可是张真源,那个曾经说过“永远陪在你身边,守护你一辈子”的男人。

他都舍不得碰,有时候接个吻,还要温柔地问一问你愿不愿意。

要怎么开口?


背叛感油然而生,打断了兴致。





“算了。把衣服穿好,回去吧。”

严浩翔捡起地上的衣服,转身去了浴室。







下楼。

大家都在。

心知肚明,不言而喻。

可偏偏恶魔揪着刚刚的事不放。




“贺儿,你床单被弄脏了,帮你换了新的。不介意吧?”

严浩翔挑衅。


贺峻霖视线在两人之间徘徊,耳朵慢慢变红,苦涩地嘴角勾起,似懂非懂地点头。


他们做了吗?

他们做了吧。


那…我……我还…自不量力……


失落的眼神下意识地看向了严浩翔身后的女孩,她悄悄地躲在那儿,只露出一个头,羞涩的眼睛不敢四处张望。


那么知性又可爱,可她不属于我。


玫瑰应该属于后花园,她只是不属于我。



可以可以(๑>؂<๑),最近忙着开学的事儿,过两天就更😂